一般的姑娘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是又羞又窘,只能维持行礼的姿势,等待圣女让她平身。但是,云初玖这货从来都不是一般人,她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的说道:“谢圣女赐座。”

  云初玖说完,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面,像没事儿人似的看向圣女。

  圣女一脸的僵硬,显然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一时之间就愣住了。

  一旁的易嬷嬷见状,怒声喝道:“初初小姐,圣女并未让你起身,你不但擅自起身还坐下了,该当何罪?”

  云初玖疑惑的看向易嬷嬷:“圣女不是说免礼赐座吗?难道我听错了?圣女这么善良的人会让我屈膝那么长时间?易嬷嬷,你这么说是在污蔑圣女的形象啊!”

  易嬷嬷一噎,嘎巴嘎巴嘴不知道说什么了,圣女咳嗦了一声:“林初初,我听说你刚才出了圣女殿,所为何事?见了何人?”

  “回禀圣女,锦绣轩的人过来给我量身,说是要做几套宫装。”云初玖一脸坦然的说道。

  “哦?只是量身而已吗?你没有见过别的人?”圣女略带讥讽的问道。

  “还有那个郑嬷嬷啊,是她领着我去见锦绣轩的人。”

  “哦?她都和你说了什么?”

  “说了好多的!什么让我好好和圣女您学习啊,什么不要惹圣女您生气啊之类的。”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圣女明知道云初玖这是在胡说八道,但是见云初玖滑不留手的什么也不说,也不好再问,话锋一转:“林初初,本宫听说你是个孤女?”

  云初玖眼圈一红,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是啊,我是一个孤女,就是因为我没有父母所以整日被人欺负,被人骂是废物,被人说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呜呜,我真的好惨啊!爹啊,娘啊!你们为什么扔下我一个人啊?”

  云初玖越说越伤心,圣女想起多年未见的养女,眼圈也不禁一红,本来是打算为难云初玖一番的,现在也没了心情,摆了摆手:“本宫还有事情,你先回去吧!”

  云初玖看见圣女红了眼圈,有一刹那就想说明真相,但还是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还是不能说。

  云初玖出了圣女殿的正殿,蹦跶着往宿舍走,走到一处灌木丛的时候,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猛然对着灌木丛喊道:“你们藏着的人给我出来,要不然我就放火烧了啊!”

  里面走出来五个人,云初玖一看乐了,热情的朝他们招了招手:“幽驰!你们怎么到圣女殿了?”

  那些侍卫心里就跟哔了狗似的,明明我们隐藏的很好,为毛这个林初初就发现了我们?

  幽驰等人见云初玖这么热情的打招呼,也不好不回应,只好说道:“见过初初小姐。”

  云初玖笑眯眯的问道:“你们被派到圣女殿做暗卫了?”

  幽驰等人点了点头,幽驰就问道:“初初小姐,您是怎么发现我们的?我们藏身之处很隐秘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