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撇了撇嘴,指了指天上的太阳:“你们是隐藏的不错,但是你们的影子露出来了啊!”

  幽驰等人很是羞愧,身为暗卫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如果处境险恶的话,这一个低级的失误就会使他们全军覆没。

  “你们以后就在圣女殿当值了?除了你们,其余人也都在圣女殿?”云初玖问道。

  “在圣女殿当值的有二十个人,剩下的人在幽冥殿的其他地方当值。”幽驰倒也没隐瞒。

  云初玖心里一动,笑眯眯的说道:“你们在圣女殿当值真是太好了,以后我们就玩捉迷藏吧!我每天没事就寻找你们的藏身之处,要是在每天酉时之前被我找到了,你们就输给我一百幽冥石,如果我没找到你们,我就输给你们一百幽冥石,如何?”

  幽驰等人一脸的懵逼,这个林初初有病吧?谁没事和你藏猫猫玩啊?再说了,你身为圣女继承人,你不好好的跟着圣女学东西,你和我们玩捉迷藏?

  “怎么?你们难道是不敢吗?没想到堂堂幽冥殿的侍卫竟然不敢应战,真是让人失望啊!”云初玖撇了撇嘴说道。

  士可杀不可辱,这些侍卫听到云初玖这么说,也被激发了好胜心,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说道:“初初小姐,我们应战就是!”

  “这就对了嘛!不是我吹牛,我是玩捉迷藏的行家,就算你们藏到地缝里面,我也能找到你们!你们继续潜伏吧,我走了啊!明天见!”云初玖说完就蹦跶走了。

  幽驰等人望着云初玖的背影,觉得刚才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竟然答应了这么一个荒谬的赌局,不过他们觉得这一次是疏忽了,下一次根本不会被云初玖发现。

  第二天,云初玖吃过了早饭,就往院子外面走,知画和知琴赶紧追了上来:“初初小姐,您要去哪里?”

  “随便逛逛,圣女并没有禁止我出院子吧?”云初玖淡淡的说道。

  知画和知琴见云初玖面沉似水,情不自禁的就有些退缩:“没,没有。”

  “既然没有,本小姐去哪里还要向你们汇报吗?好好看着院子就是,本小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管。”云初玖说完,欢快的蹦跶走了。

  知画和知琴两人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两人对视了一眼:“这个林初初板起脸来甚至比圣女还要吓人,我都不敢说话了。”

  “是啊,我也是被吓的不轻,咱们不过是小小的侍女而已,谁也得罪不起,反正是她自己出去的也赖不着咱们,咱们守着院子就是。”

  ……

  云初玖从院子蹦跶出来,就开始慢悠悠的溜达,然后那些暗卫们遭殃了!

  无论是藏在假山后面的,躲在灌木丛的,还是躲在墙根后面的,趴在屋顶上面的,都被云初玖揪了出来。

  那些暗卫并不知道云初玖和幽驰等人的赌约,一个个都快崩溃了,这个林初初是脑子有包吗?

  我们好端端的潜伏执勤惹着你哪了?你把我们都揪出来,这不是赤果果的打我们的脸吗?!你这样,以后我们还能好好的玩耍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