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自认为信赖的一些身边人里面,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一定有您的人,您告诉我是谁,然后我想个办法把那个人揪出来,到时候圣女一定会对我的信任度大大提升。只是这样做的话,就损了您一枚棋子,不知道您舍得不舍得?”云初玖状似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刘副殿主果然有些迟疑,虽然说幽冥殿和圣女殿绝大部分人都在他掌握之中,但是圣女殿还是有一些圣女的人,这些人颇受圣女的信任和器重。

  刘副殿主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劝降了其中一个人,本来是打算让那个人探听出口诀的,可惜圣女很是谨慎,那个人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刘副殿主就让那个人按兵不动,随时汇报圣女身边的大事小情,刘副殿主就能随时知道圣女的风吹草动。

  也正是因为那个人的汇报,刘副殿主才彻底打消了对云初玖的疑心,那个人可谓非常重要,就这么废弃了实在是可惜。

  云初玖见刘副殿主犹豫不决,她也没催促,静静的等着,她有十足的把握刘副殿主会同意的,因为他实在太想弄到口诀了!

  果然,片刻之后,刘副殿主说道:“好,我就把那个人告诉你,初初姑娘,这可是我一个极其重要的棋子,如今为了让你取得那个贱人的信任我舍弃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要不然可不仅仅废除你圣女继承人那么简单。”

  云初玖自然知道刘副殿主这是在威胁她,她笃定的说道:“刘副殿主,您放心,只要我想办法把那个人揪出来,圣女一定会对我深信不疑,说不定除了召唤幽冥神殿的口诀我还能套出别的秘密呢!毕竟幽冥殿可是存在数万年了!”

  刘副殿主眼睛就是一亮,这个林初初说的还真有些道理,幽冥殿说不定还有什么大秘密,如果能知道,那简直是太好了!

  刘副殿主满意的说道:“初初姑娘果然是冰雪聪明,我安插在圣女殿的那个眼线就是……”

  云初玖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竟然是她?刘副殿主,您是怎么办到的?您也太厉害了!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如果不是您告诉我,就是打死我,我都不会相信的!她平日里可是很维护圣女的,如果不是她从中作梗,我早就能接近圣女了。”

  刘副殿主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如果不是这样,能隐藏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如果不是这次为了你能取得那个贱人的信任,这枚棋子我是万万不会动的。”

  “刘副殿主,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哦?你说!”刘副殿主疑惑的看向云初玖。

  “刘副殿主,先声明,我这只是不负责任的猜测,您可千万别怪罪我!那个人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一来可能确实是圣女比较小心谨慎,二来恐怕那个人是贪图现在的位置。

  毕竟即便您把圣女除掉了,她将来的位置也不会比现在还好,所以她就一直拖延,只要圣女不死,她就能维持现状,这也是她为何明知道我是您的人,还这么为难我的原因。”云初玖冷笑着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