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嬷嬷心里转了几转,想要得到口诀,就得想办法把圣女支走,然后再想办法从林初初身上得到口诀。

  易嬷嬷正冥思苦想办法的时候,就听圣女突然说道:“初初,本宫想起来一件事情,我离开片刻,你好好背诵,切不可离开正殿,听见了没有?”

  “圣女,你放心吧,我虽然顽皮但是我知道这是大事,我不会胡来的,你去吧!”云初玖信誓旦旦的说道。

  圣女又嘱咐了几遍,这才往出走。

  易嬷嬷赶紧跃身上了屋顶,小心的收敛气息。

  圣女走到正殿门口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易嬷嬷紧张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好在圣女稍作停顿之后就离开了。

  易嬷嬷见圣女走远了之后,这才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然后从门缝往里面偷看,只见里面的那个林初初正在那认真的背诵口诀。

  易嬷嬷咬了咬牙,胜败在此一举,这个林初初不过是灵宗八层,想要拿下她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先把口诀弄到手再说。

  易嬷嬷想到这里,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云初玖看到易嬷嬷之后,不由得有些愣神:“易嬷嬷,你来做什么?不是告诉你不要进来吗?”

  “初初小姐,圣女担心你一个人在此背诵口诀太过危险,所以派奴婢过来保护您。”易嬷嬷笑着说道。

  “是这样啊?圣女真是对我太好了!不过这口诀可不是谁都能看的,你离我远一点!”云初玖扬了扬手里的那张纸,颇有几分嘚瑟的说道。

  易嬷嬷垂下的眼睛里面闪过几分狠辣:“是,初初小姐您安心背诵就是,我一定离您远一点。”

  易嬷嬷说完果然站的离云初玖大约有两丈多远,云初玖这才低下头继续背诵。

  就在云初玖用心背诵的时候,就觉得一阵冷风袭来,赶紧往后一撤,身体倒是避开了,但是手里的纸也被人抢了过去。

  “易嬷嬷,你,你这是做什么?”云初玖吃惊的看向易嬷嬷。

  易嬷嬷将手里的纸收进储物戒指,冷笑出声:“我做什么?自然是拿着这口诀去找刘副殿主邀功!林初初,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虽然你和我都是刘副殿主的人,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处处针对我,所以这头功是我的了!而你,就等着被赶出幽冥殿吧!”

  “你!你无耻!明明是我拿到的!我会和刘副殿主说明实情的,我就不信刘副殿主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相信你!”云初玖气愤的说道,眼睛都气红了。

  易嬷嬷见到云初玖如此,更加的得意:“你觉得刘副殿主相信你还是相信我?我可是忍辱负重潜伏了十多年,你不过是一个刚进殿的黄毛丫头罢了!”

  “你简直太卑鄙了!咱们走着瞧!刘副殿主一定会惩罚你的!”云初玖气的直跺脚。

  易嬷嬷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你还真是不了解刘副殿主啊,刘副殿主最是现实,他只对有利用价值的人好,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会卸磨杀驴,这也是我为什么在圣女身边待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要不是你半途杀出来,我还是不会动手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