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真是太好了!说不定另一条暗道的尽头是宝库呢!如果那样的话,咱们娘俩就发财了!”云初玖闪着星星眼说道。

  圣女见状眼圈却红了,小九又贪吃又贪财一定是因为我和夫君不在她身边,所以她缺乏安全感,只能靠这些身外之物来增强安全感,我真是太对不起小九了。

  “娘啊,虽然你这美人含泪挺美的,但是你一哭我这心里也酸酸的,你就别伤心了。”云初玖皱着小脸说道。

  “好,好,娘不伤心,娘是太高兴了,你说的那处暗道,多少年来都没人发现,没想到你一下子就发现了,娘的小九真是厉害!”

  “娘,您以后就会知道我厉害的地方多着呢!”云初玖臭不要脸的说道。

  圣女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哪有自己夸自己的?!你和娘说说,你和帝北溟是怎么回事?”

  云初玖巴拉巴拉把和帝北溟的一些事情说了一遍,当然这货进行了一些加工,把自己丢人的地方全部调换了一下,什么撒娇耍赖啊,什么跪地求饶啊,什么卖萌献媚啊,全变成了是帝北溟做的。

  圣女总觉得云初玖说的有些地方似乎有些说不通,但也来不及细想,冷声说道:“殿主夫人竟然嫌弃你配不上帝北溟?呸!我的小九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娘,我还嫌弃那个帝北溟像个木头桩子似的配不上我的小九呢!”

  云初玖心里一暖,果然有娘的孩子像块宝:“娘,您别生气了,我姨姨只是当初有些针对我,现在很疼我的,再说了,我多聪明啊,她每次找茬的时候,我都坑她一笔,我的小金库现在满满的。”

  “就算是当初也不行!这幽冥殿将来都是小九你的,帝北溟不过只是长生殿的一个主子而已,他还真配不上你!如果长生殿不拿出点诚意出来,娘绝对不同意你嫁给那个木头桩子!”圣女咬牙说道,一想到自己的心肝宝贝居然被那么为难,简直恨不能踹帝凛寒和殿主夫人几脚。

  云初玖吐了吐舌头,决定先把这件事情放放,等圣女消了气再讲情,于是换了个话题:“娘,当初我抓周的时候那枚种子是从哪弄来的?祖父说是您的嫁妆,是真的吗?”

  圣女摇了摇头说道:“哪有用一枚种子当嫁妆的?估计是你祖父误会了。那枚种子是当初捡到你的时候在你身上发现的,我看着挺别致的,就收了起来。抓周的时候就想拿出来逗你玩,没想到你抓住就不撒手了,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没事,我就好奇问问。娘,当年是怎么一回事?您怎么跑到青玄大陆去了?”云初玖心里苦笑,还以为见到我娘就能知道怪草的来历,没想到竟然另有蹊跷。不过,还是别让我娘担心了,以后再说吧。

  “当初,你外祖父突然暴毙而亡,我当时简直觉得天都塌了,刘焕华当时帮着忙里忙外,再加上你外祖父生前也有把我许配给他的意思,我当时也就同意了嫁给他。”圣女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愤怒的表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