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急的都快哭了:“夫君,刘焕华给你的解药你还有没有?赶快拿出来服下去!”

  云长卿吃力的说道:“没,没有了。”

  圣女正急的不行的时候,瞥见了桌子上面的瓷瓶,赶紧拿起来拔掉瓶塞,将里面的药汁喂给了云长卿。

  云长卿喝完之后,不但没好转,竟然哽的一声晕了过去!

  “夫君!夫君!”圣女彻底懵了,怎么吃了小九给的药还更严重了?难道小九给的药不对症?

  圣女也来不及想太多,扛起云长卿就往外冲,现在只有去找刘副殿主要解药,才能保住云长卿的性命。

  圣女像疯了似的扛着云长卿出了后殿,直奔圣女殿的出口。

  云初玖正在和幽驰等人说话,看到圣女扛着个人出来了,不禁一愣,急忙跑了过去,打开了隔离阵之后问道:“娘,你这是在做什么?”

  圣女的眼睛都急红了:“你爹他吃了你给的药汁就晕了过去,我现在去找刘焕华要解药,你快让开!再耽误你爹就没命了!”

  “不可能啊!小白脸吃了一年都没事啊,快让我看看!”云初玖急忙说道。

  圣女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把云长卿放在了地上,云初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见云长卿呼吸平稳,用手又探了探脉搏不由得一乐:“娘,我爹只是晕过去了而已,没有大碍的,不信你自己看看。”

  圣女一愣,她也是关心则乱,刚才见到云长卿晕倒也没来得及细看,下意识的就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现在听云初玖这么一说,仔细一看才发现,云长卿果然只是晕倒了而已,额头上的冷汗都已经没有了。

  圣女心里一松,不由得瘫倒在了地上,眼泪就掉了下来。

  “咳咳,娘啊,这隔离阵只是能隔绝声音,这里面的情况可是都能看见的,你好歹注意一下你的高冷形象。”云初玖提醒道。

  圣女这才反应过来,扛起云长卿飞快的回了后殿。

  云初玖摸了摸鼻子,这就走了?

  “初初小姐,刚才是怎么回事?”幽驰等人好奇的凑了上来。

  “圣女扛着的那个男人似乎有什么隐疾,圣女说要去见刘副殿主,可是我一看那个男人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晕过去了而已,圣女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然后就回去了。那个男人听说是圣女的夫君,只不过很少有人见到,只是她夫君犯病了,为何要去找刘副殿主啊?实在是想不明白!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云初玖不解的问道。

  其中一名侍卫就说道:“这还不简单?估计是刘副殿主给那人下了毒,所以只有刘副殿主才有解药呗!”

  “刘副殿主这手段也太阴毒了点,我刚才看圣女都要急疯了!”

  “是啊,也不知道幽冥之灵会不会惩罚刘副殿主,这做的也确实有些过分了!”

  ……

  云初玖咳嗦了一声:“好在我开了隔离阵,否则你们刚才说的传到了刘副殿主耳朵里面,你们就别想活了!以后注意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