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您走那么快做什么?反正灵石也跑不了!再说,万一遇上圣女怎么办?要我说,还是以前的日子来比较好,初一来实在是有些冒险。”那个年轻人抱怨道。

  “圣女每次都是巳时准时供奉的,现在早就走了,怕什么?!上次的灵石少了那么多,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还是先拿到手比较好。”

  云初玖听的差不多了,给圣女使了个手势,两人同时发动了攻击。

  那对父子本来灵力就低,再加上云初玖和圣女是偷袭,所以一招就被制住了。

  云初玖禁锢了他们的灵力之后,又点住了他们的穴位,然后笑嘻嘻的说道:“我真的很是佩服你们的祖辈啊,竟然想出来这么一个不劳而获的好主意!不过,你们也是够贪的,差不多就得了呗?竟然不知道见好就收,真是人为财死啊!”

  那对父子虽然不认识云初玖,但是圣女的装束他们还是认得的,顿时吓的体如筛糠:“圣女饶命,圣女饶命!”

  圣女气的直哆嗦,一想到自己和祖辈被人当傻子一样的耍简直恨不能直接拍死眼前的两个人。

  云初玖给圣女使了个眼色,圣女知道云初玖鬼点子多,于是没有做声。

  云初玖拿出一把宝剑放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脖子上,狠厉的说道:“老实交代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态度好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向圣女求求情,要是耍花样的话,不但你们,就连你们的家族都得死翘翘!”

  那个年轻人要不是被点了穴估计就已经瘫倒在地了,哆嗦着说道:“仙子饶命!仙子饶命!我说,我说,我都说!”

  那个岁数大的人虽然城府更深一些,但是现在已经受制于人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任由年轻人说出了实情。

  原来这对父子的祖辈是一个工匠,千年前这处宫殿整修了一次,那个工匠在整修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下面的暗室,并且还发现暗室里面有一条通道是通往花园的。

  工匠虽然很是惊奇,但是并未将此事说出来,继续参与整修。

  干活的时候就听见有人闲聊,说每个月的初一都会供奉给幽冥之灵大量的极品灵石,他想起自己家里欠的外债,心里就起了一个贪念。

  工匠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藏到了下面的暗室之中,工匠头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于是,工匠就开始挖通往外界的暗道,中途上去把供奉的极品灵石席卷一空,然后继续在下面挖暗道。

  工匠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挖暗道,估计已经离开了幽冥殿足够的距离,这才开始往上挖,然后趁着月高风黑从里面钻了出来,发现出口恰巧是在一处山崖之上,将洞口遮掩之后就兴高采烈的回家了。

  工匠原本只是想干这一次,还债之后就不干了,但是人没有满足的,手里的钱挥霍光了之后,就又干了一次,然后见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更加的肆无忌惮。

  虽然后面他也拿着这些钱做买卖,但是哪有这么来钱快?于是一直就偷了下去,一代传一代,这一家一直都以这些供奉的极品灵石过活,并且中间还花高价买了一个隐匿阵的阵盘安置在了地道的入口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