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脸上露出迷之微笑:“夫君,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云长卿心里拿不准圣女卖的是什么关子,走到一个麻袋近前,打开一看,懵逼了!

  云长卿用手揉了揉眼睛,再一看,里面还是塞的满满的超品骤裂符!

  云长卿又打开了另外一个麻袋,里面依然都是超品爆裂符,云长卿好半晌才说道:“这,这些都是小九送给我的?她从哪里买来这么多超品骤裂符?”

  圣女眼角抽搐了一下:“你闺女说了,都是自家产的玩意儿,不值什么钱的!她储物戒指里面还有好几百麻袋呢!”

  云长卿啪叽一下直接坐在了地上,不可置信的问道:“几,几百麻袋?晚晴,你,你是在说笑吧?”

  自从上次圣女转述过“碧云”“避孕”的事情之后,虽然也知道云初玖不过是在胡诌,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所以云长卿就改口称圣女晚晴了。

  圣女见云长卿惊的都坐在了地上,心里诡异的平衡了,看来不是她见识少,实在是小九太变态!

  “你闺女还说了,当初来幽冥大陆的时候,就打算好了,如果实在没办法就用那几百麻袋骤裂符把幽冥殿夷为平地,咱们养的不是女儿,简直就是一个小妖孽啊!”

  云长卿不由得朗声大笑:“管她是妖孽还是什么,总之咱们的小九很厉害,有女如此,夫复何求啊?!”

  夫妻两人欣慰之余,又很是内疚,觉得实在是愧对女儿,不仅没有抚育她长大,还让她为了救他们以身犯险。

  “夫君,我都想好了,即便咱们将来真的还能有别的孩儿,这幽冥殿也留给小九继承,一来算是弥补咱们的亏欠,二来小九也适合做这幽冥殿的殿主,她比我这个当娘的强多了。”

  “嗯,小九确实足智多谋,幽冥殿交给她也好,这样咱们就有时间出去走走,这些年苦了你了。”

  ……

  云初玖这货还不知道她爹娘已经准备把小夹板套在她身上了,这货现在正腻腻歪歪的和帝北溟煲电话粥,啊,煲传声符粥呢!

  “男神,你怎么突然就来了?是不是想我想的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啊?”云初玖臭不要脸的问道。

  传声符里面传来帝北溟低沉的声音:“嗯。”

  嗯你个大头鬼!每次都是这样!就不会说点甜言蜜语?什么月亮代表我的心之类的?

  “男神,你有多想我?”小样,看你这回还怎么嗯?!云初玖这货小心脏砰砰砰的乱跳,小白脸会怎么回答?会不会说很想很想,或者说想的心都要痛了?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帝北溟的回答依然很简练:“像你说的那样。”

  云初玖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拿起传声符怒吼道:“帝北溟,你今天不给我说点好听的,我就和你的爱情小船就翻了!”

  好半晌过后,传声符再次颤动起来,云初玖得意的勾了勾嘴角,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云初玖气的差点从床上蹦下来,小白脸,你真行,不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了,特么的给我改赛诗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