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见帝北溟还在那不停的朗诵诗歌,气的大吼一声:“滚!”

  然后,全世界都安静了!

  云初玖气的在床上直打滚,这个不解风情的小白脸!等我把事情办完的,看我怎么收拾他!

  另一边的帝北溟左手拿着一本《诗经》,右手拿着一枚传声符,一脸的僵硬,他觉得自己也很无辜好不好?!

  说话少,嫌弃!

  说话多,还嫌弃!

  简直没有活路了!

  帝北溟正呆愣的时候,门外传来暗风的声音:“尊上,属下有事禀报。”

  帝北溟赶紧把诗经和传声符收了起来,然后沉着脸说道:“进来吧!”

  暗风一进屋子就感受到了低气压,心里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决定长话短说:“尊上,属下已经和这里的暗线查验了那处密道,并且已经派人在周围看守。”

  帝北溟点了点头:“一定要严加看守,不得有失。”

  “是!属下告退!”暗风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龟毛尊上没发飙。

  暗风转身刚要离开,就听见帝北溟说道:“站住!”

  暗风一咧嘴,只好转过身来:“尊上,您有什么吩咐?”

  帝北溟咬了咬牙:“如果一个姑娘让你说好听的,你应该说什么?”

  暗风知道这是躲不过去了,只好问道:“尊上,可是九小姐让您说的?那您说什么了?”

  帝北溟脸色一僵,把《诗经》拿了出来:“本尊挑了几首含义好的诗歌,读给小九听,她,她竟然生气了,实在是不可理喻!”

  暗风脚下一趔趄差点趴在地上,尊上啊,您要想展示您的文学才华读一首也就罢了,竟然读了好几首?你以为你这是参加赛诗会呢?!

  暗风正想着的时候,就听见帝北溟不悦的喝道:“你怎么不说话?哑巴了不成?”

  暗风心里简直崩溃的不要不要的,人家的暗卫负责杀人越货,他这可好,简直是万能型的,连情感答疑解惑也得会。

  “尊上,九小姐让您说好听的无非就是一些甜言蜜语啊,什么我很想你啊,我爱你啊,没有你我就活不了之类的,您这念诗实在是太没诚意了。”暗风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

  “哼!本尊说的没有诚意?你说的才没有诚意!本尊也是糊涂了,你一个单身的知道什么?!下去吧!”帝北溟嫌弃的说道。

  暗风心里流着宽面条泪,尊上,你这样歧视单身狗真的好吗?等这里的事情结束的,宝宝也要脱单!脱单!脱单!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帝北溟把暗风撵走之后,决定按照暗风说的试试,如果不管用就把暗风派到极北之地盯着蓝家去!

  阿嚏!阿嚏!走出去没多远的暗风就狠狠打了好几个喷嚏,不由得纳闷,这是谁在骂我?难不成是尊上?

  帝北溟拿出传声符犹豫了一下,然后咬了咬牙涨红着脸说道:“小九,我,我想你了!我觉得没有你,我活着都没什么意思了!”

  帝北溟说完之后,觉得自己的节操已经弃他而去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另一边,云初玖正气的跟只小王八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看到传声符颤动,把神识探入之后,就听到了帝北溟低沉的声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