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听到帝北溟肉麻的话之后,不由得虎躯一震,艾玛,正常来说,这样的甜言蜜语不应该听着很甜蜜的吗?为毛听小白脸这么一说,感觉这么别扭呢?

  云初玖又听了一遍,然后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不但心里没有甜蜜,还感觉怪怪的,就像,就像帝北溟被人夺舍了一般。

  “咳咳,男神啊,你以后还是别说这些话了,我觉得吧,你还是维持原状吧!”云初玖一脸僵硬的说道。

  另一边的帝北溟心里就跟哔了狗似的,我不说你偏让我说,我说了你又嫌弃,你到底要闹哪样?

  云初玖也知道作妖是有限度的,赶紧描补:“男神啊,以后这甜言蜜语就由我来说吧,你负责用行动就好!我都想死你了!来,啵一个!”

  帝北溟听到云初玖这么说之后,心里的怅惘顿时一扫而空,心里的粉红泡泡就冒呀冒,恨不能马上就见到心上人缠绵一番。

  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直到云初玖说困了,这才各自收了传声符。

  转眼就到了约定的当天夜里,幽驰五个人本来今天不当值,特意和人换了班。并且,今天流动巡逻的暗卫都是幽驰他们的死党,所以云初玖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后花园。

  幽驰五人很是纳闷,子时就要行动了,这个初初小姐到后花园做什么?难道大战之前要先赏赏花?这是什么鬼毛病?

  云初玖一指有暗道出口的亭子说道:“幽驰和我去那个凉亭,你们四个负责警戒,不要让人靠近。”

  五人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都点头称是,反正已经上了贼船,那就只能听小变态的了。

  云初玖带着幽驰到了凉亭里面,云初玖好整以暇的坐在石凳上,还拿出了一盘糕点:“时间还早,吃点吧!”

  幽驰一脸的懵逼,你有病吧?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吃?

  云初玖也没管他,吃的很是香甜,一会儿得干力气活呢,不吃饱了怎么行?!

  终于,石桌下面传来敲击的声音,幽驰吓了一跳,刚要说话,云初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帮我把这个石桌移开。”

  幽驰虽然一头雾水但是不敢耽搁,赶紧和云初玖把石桌移开了,然后就看见里面有一个人跃了上来。

  那人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虽然看不清长相,但是那上位者的气势差点惊的幽驰直接跪在地上。

  云初玖一见来人,顿时就扑到了他怀里:“男神,你终于来了!”

  幽驰更懵逼了,男神是个什么鬼?难道是幽冥之灵派的使者?使者怎么从地底下冒出来了?

  幽驰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接下来看到的更加懵逼了,只见下面不停的有人跃上来,一个,两个,十个,五十个……

  幽驰心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天老爷啊,初初小姐竟然挖了个暗道,她是怎么办到的?

  最后,通过地道上来足有三四百人,虽然灵力不是特别高,但是浑身上下的杀伐之气却让人从心里胆寒。

  幽驰原本还有些担心这一次的行动不会成功,现在看到了这些人,特别是那个男人,心里顿时就有底多了,一定会成功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