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见刘副殿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的咬牙切齿,抽出宝剑就要宰了他,云初玖朝着圣女摆了摆手。

  “刘副殿主,你死肯定是要死的,不过,你是不是应该交待一下你和神魔殿的关系啊!”云初玖说完死死盯着刘副殿主的眼睛。

  刘副殿主的瞳孔猛然一缩,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明白!”

  云初玖心里却有了确定的答案:“你否认也没有用的!你手下的那个孙护法曾经使用神魔殿的秘术逃脱,他是你的人,你也肯定和神魔殿有联系。

  再联想你当年杀了我外祖父之后,急三火四的就想侵占天元大陆,恐怕就是为了寻找地玄之眼吧!你之所以一直没有杀圣女,也是为了得到幽冥神殿之后得到地玄之眼的线索,我说的对也不对?”

  刘副殿主不可置信的看着云初玖:“你,你,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按照常理刘副殿主不会做出这么不打自招的蠢事,但是他实在是太意外了,如此隐秘的事情,这个云初玖是如何得知的?

  “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那个孙护法见势不妙早就溜了!刘焕华啊刘焕华,你说你忙活了这一场是为了什么?

  如果当初你不鬼迷心窍,娶了我美人娘亲之后,这幽冥殿早晚不都是你的?你这些年折腾的这么欢,你的灵力也没增长多少吧?

  神魔殿可是有一种快速增长灵力的药丸的,他们是不是没有给你?这就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把你当做自己人,不过是拿你当刀使罢了!

  你觉得你真的找到了地玄之眼你就能飞升?做梦去吧!恐怕那个孙护法在神魔殿之内的级别都比你高,要不然为何他也会神魔殿的秘术?你被人当成了箭靶子,而他们真正的心腹却安然无恙,你说你是不是蠢到了家?”

  云初玖这番话大部分都是瞎忽悠的,因为刘副殿主这种人软硬不吃,刑讯逼供是没有用的。云初玖也想过搜魂,但是担心刘副殿主被人下了神魂印记,搜魂也搜不出什么。所以,只有让他的心理防线崩溃才能问出一些东西。

  刘副殿主听了云初玖的话赤红了眼嘶吼:“你胡说!你胡说八道!主上是不会骗我的!我只要找到天元大陆和幽冥大陆的地玄之眼,我就会飞升,我就会寿与天齐!”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也不对,你只是一个弃子而已!”云初玖冷笑着说道。

  刘副殿主拼命的摇头:“你是骗我的!你是胡说八道!不会的!不会的!”

  “哼!如果你们主上真是把你当回事儿,为什么不来救你?据我说知,你那个主上可是有撕破虚空的本领,为何任由你成为阶下囚?”云初玖冷冷的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刘副殿主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还怎么反驳,因为尽管他不愿意相信,但是他心里明白云初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成为了弃子,一个被人愚弄的弃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