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手里拿着那块玉牌对众人说道:“众位,想必你们都听到了,这个刘副殿主口中的神魔殿居心非常的险恶,一旦让他们找到地玄之眼,天元大陆和幽冥大陆的灵气就会衰竭,我们就会变成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好在,众位深明事理齐心协力杀了刘副殿主,否则后果无法想象。”

  云初玖并未嘚瑟她自己立了大功,反而把功劳算在金家和幽冥殿众人的身上,金满堂等人自然很是满意,看来这个云初玖真的没有打我们幽冥大陆的主意。

  他们不知道云初玖这货心里想的却是,一群傻叉,你们的圣女是我娘,她的不就是我的?!

  金满堂刚才已经听人说了女儿口中的这个林初初竟然是天元大陆的云初玖,而她身边的那个年轻人竟然是长生殿的帝北溟,他还没从这个真相里面缓过来,就又听到了刘副殿主的那番话,心里可谓是震惊非常。

  金满堂缓过神来问道:“云小姐,这一次多亏您和尊上化解了这场劫难,只是不知道您是从何得知有关神魔殿的事情?”

  云初玖叹了口气:“你们想必也都知道,我原本是青玄大陆的人,神魔殿的魔爪当初也伸到了青玄大陆,我们青玄大陆的人齐心协力杀掉了一些神魔殿的人。

  但还是有两个漏网之鱼没有抓到,其中一个甚至被人撕破虚空直接救走了,我心里一直担忧神魔殿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打了天元大陆和幽冥大陆的主意。”

  金满堂闻言不由得很是担忧:“云小姐,刚才你说的那个孙护法逃脱了,他会不会卷土重来?”

  云初玖点了点头:“金家主你担心的很对,所以我们不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马上要做三件事。

  第一件事,马上散播舆论,把刘副殿主说的那番话还有神魔殿的事情散播出去,一来让所有人进行防范,二来也是防止那些在边界的侍卫被孙护法煽动。

  第二件事,幽冥学院的司徒弑是刘副殿主的嫡系,说不定他手里还有一部分人手,为了防止他去前线挑唆,要先把他抓住才行。

  第三件事,圣女马上召集各大势力的掌门或者家主前来幽冥殿,将事情真相公之于众,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猜测。”

  金满堂皱了皱眉:“云小姐,虽然您安排的很是妥当,但是一来那些头头脑脑如果不相信我们所说呢?毕竟刘副殿主已经死了,仅凭一块玉牌恐怕难以服众。二来,边界的那些人要是真的造反怎么办?”

  云初玖淡淡的一笑,手里拿出来一个东西:“我就怕死无对证,所以刚才刘副殿主说的话我已经用录音石录了下来,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人证呢!至于前线的那些人,虽然人数不少,但是没有了刘副殿主这个主心骨,再加上多日以来在前线吃苦遭罪,恐怕早已经归心似箭,只要方法得当不会起什么波澜。”

  金满堂听到云初玖的话,再看到云初玖手里的录音石不由得感叹,这个云初玖真是个妖孽,不说别的,单单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想到用录音石保留证据真是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