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笑嘻嘻的插科打诨总算把圣女逗的破涕为笑,这才登上飞行灵器离开了幽冥殿。【】

  帝北溟本来想和云初玖缠绵一番,奈何金枝一直围着云初玖问关于天元大陆的事情,云初玖嘚瑟的巴拉巴拉手舞足蹈说个不停。

  帝北溟皱了皱眉:“小九,你过来我找你有些事情,暗风经常在外面执行任务,他知道的见闻更多,让他给金小姐讲解就是。”

  云初玖以为帝北溟真有什么要紧事,就对着暗风招了招手:“既然如此,小疯子你陪着金枝美人聊聊吧!”

  万能的暗风只好又充当起讲解员的身份,准备给金枝讲解天元大陆的一些事情。

  “男神,你找我做什么?”云初玖跟着帝北溟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好奇的问道。

  帝北溟一手搭在门上,一手将云初玖禁锢在身前,嘴唇落了下来……

  晕晕乎乎的云初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哎呦喂,被门咚了!

  两人缠绵半晌,帝北溟嘶哑着声音说道:“小九,嫁给我吧!等你毕业我们就成亲。”

  云初玖万年厚的脸皮微微一红:“我的那个,那个还没来,就算是成亲了,我们也不能滚床单。”

  帝北溟的脸上也是一红:“我娶你又不是为了和你那什么,早点把你娶回去,我也放心些。”

  云初玖心里撇了撇嘴,口是心非!不回去啪啪啪难道么么哒?!

  两人一时之间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说什么,帝北溟干咳了两声:“对了,你娘说了那颗种子的来历了吗?”

  “那颗种子不是我娘的嫁妆,我娘捡到我的时候,我当时被一个小被子包裹着,那颗种子就在小被子里面发现的。”云初玖皱着眉头说道,线索等于再次中断了,难道真的只能飞升到更高等级的大陆才能找到除掉怪草的办法?

  帝北溟摸了摸云初玖的头发:“小九,你不必太过担心,长则三年短则一年我应该就能飞升,到了更到级别的大陆一定能帮你找到除掉怪草的方法。”

  云初玖听帝北溟这么说,心里的紧迫感就更强了,奶奶个熊的,我也得抓紧修炼,要不然高等大陆的小妖精把我的小白脸拐走怎么办?!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云初玖蹦跶着去找金枝。

  金枝一看到云初玖,打趣的说道:“你可终于舍得出来了!真是见色忘友!快点,继续给我讲天元学院的事情。”

  云初玖不由得纳闷:“不是让暗风给你讲吗?他人呢?”

  “别提了!那个什么小疯子讲的一点也不生动,还经常卡壳,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就不用他讲了,还是小九你讲的生动有趣!”金枝一脸嫌弃的说道。

  云初玖更纳闷了,暗风是小白脸手下口齿最伶俐的,怎么今天还卡壳了?不应该啊!估计最近可能是太累了吧。

  云初玖也没多想,巴拉巴拉给金枝讲了起来。

  角落里的暗风一脸的悲催,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废物!真是个废物!平时也没发现还有口吃的毛病,怎么到了那个金枝小姐面前就变成结巴了呢?!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