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又接着说道:“本来,昨天的故交要毁了这个村子的,是我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求了情,要不然你们以为你们还能活到现在?不信的话,你们去村头看看那棵大老槐树!”

  马上就有一个村民说道:“不用去看了,昨晚我看的真真切切,那么粗的老槐树被雷直接就劈成了焦炭!”

  村民们不由得后背有些发凉,看着云初玖的目光就带着几分敬畏。

  村长心里也有些狐疑,但是一想起那三间大瓦房,咬了咬牙:“哼!这不过是巧合而已!如果你不是灾星,为何咱们村子里的人会接二连三的倒霉?大上个月李柱子摔断了腿,上个月王铁锁跌到了井里面,十天前刘婶子家里着了火,五天前刘木匠的小儿子夭折了!”

  “世事无常,有因才有果,发生这些事情自然都是有缘由的,与我何干?按照村长这么说,我还说是你造成的呢!”云初玖心里暗骂,这纯属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你特么的吃饭噎死也得赖在我头上?

  “哼!你简直是胡说八道!怎么会是我造成的?”村长脸红脖子粗的吼道。

  云初玖看到刚才村长的瞳孔猛然一缩,心里就是一动,难不成这些事情真的是这个村长捣的鬼?这倒也说得通,这个身份是个孤女,一旦身亡,那三间瓦房很有可能就被村长耍手段占有,真是个阴狠的老王八啊!

  “因为你是灾星转世啊!就是因为你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我们才遭受了你的连累,大家想一想,村长家里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们发生的那些倒霉事,是不是都和村长有关系?”云初玖冷冷的说道。

  云初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利用了这些村民极其迷信的特性,人就是这样,心理暗示很是玄妙,越觉得可能就越找证据证明那是真的,这是个死循环。

  果然,那些村民沉寂了一会儿之后,有人就说道:“天啊!村长的儿子不就是个傻子吗?!还有村长他娘可是守寡的,他爹早早就死了!”

  “对,我还听说村长他老丈人也是上山砍柴摔死的!还有他三叔的小舅子的二婶子是跳井死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李柱子是给村长家修围墙才摔断腿的。”

  “对,铁锁子掉井里那回,也是村长他婆娘打完水之后铁锁子才打的水,这才掉在了井里面。”

  “刘婶子家着火那次,就有人说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跑进了村长院子里面,难不成就是村长被灾星附体了?”

  “还有,刘木匠的小儿子死之前可是和村长家的傻儿子一块玩来着!”

  ……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村民们越说越觉得村长很是可疑,即便原本和村长三杆子打不着的事情也都联想到了村长身上。

  村长的三角眼赤红一片,差点气的背过气去:“胡说!你们都是胡说八道!这个云初玖才是灾星,我都是为了你们好!”

  云初玖叹了口气,擦了擦鳄鱼的眼泪:“众位乡亲,原本天机是不可泄露的,我昨天阻止了暴雨就已经损耗了三年的寿命,但是为了你们的安危,我不得不说出实情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