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老婆不过是个乡村农妇,见识有限,被云初玖这么一吓唬就有些腿软了。

  云初玖又接着说道:“你听说过一个词叫妖言惑众没有?你们两口子做了那些腌臜事,都安在了我头上,然后又说我是灾星什么的,这就是妖言惑众!

  当今圣上这么英明,怎么可能会有灾星降世?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如果是你的主意,就诛你娘家的九族!如果是村长的主意,就诛他的九族!”

  诛九族?村长老婆顿时吓的就瘫在了地上,嚎叫着说道:“这些都是那杀千刀的主意啊,他看上你家的三间瓦房,说是弄死你就能把房子弄到手,我都是被他逼的啊!”

  村长听见他老婆这么说,脑袋嗡的一声,可是他嘴被堵着呢,根本没有办法说话。

  “照你这么说,这一切都是村长出的主意?那你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有了这么多人给你证明,你就能摘掉主犯的罪名了。”

  村长老婆被云初玖说的什么诛九族都给吓晕菜了,当即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其实很简单,李柱子给村长家修围墙的时候,村长趁着他不注意撞了他一下,李柱子就摔断了腿;铁锁子之所以掉进井里面,那是因为村长老婆在井边抹了一些桐油,等到铁锁子掉进去之后,村长就把地上的桐油用土遮盖上了;刘婶子家着的火也是村长放的。

  至于刘木匠的儿子,村长一是眼馋那个银项圈,二来想把事情弄的大一些,这样才能蛊惑村民烧死云初玖,所以就把毒药放在汤里面喂给孙木匠的儿子了,这毒药不会当即要人命,所以刘木匠也没怀疑到村长身上。

  村民们听完村长老婆的一番话,顿时就有几个苦主冲向了村长和他老婆,连打带骂的,一时之间场面很是混乱。

  云初玖笑吟吟的看着这场闹剧,人果然要有脑子,要不然被人耍了都不知道,更别说用脑子自救了。

  过了一会儿,云初玖才说道:“行了,别打了,要是真打死了,被官府知道就不好了,明天把他们送到官府就是了。”

  村民们听到云初玖这么说,这才都住了手,别看那些村民烧死云初玖一个孤女官府不管,但是村长毕竟是上面挂了号的,真要烧死了,少不得有一场麻烦。

  现在真相大明,那些村民就都有些讪讪的,刘木匠率先开口道:“大侄女,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之前我们受了蛊惑,实在是对不住啊!”

  有人带头,其余的村民也都纷纷说道:“是啊,我们冤枉你了,没想到刘旺财竟然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身为一村之长竟然做了这么多的缺德事。”

  云初玖这货心里就琢磨,叫大侄女可不行啊,得叫仙女才行,怎么办呢?

  云初玖眼珠一转有了主意,这货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又开始唱神曲。

  虽然是大白天的,但是村民们还是吓的够呛,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听见云初玖用一种缥缈的声音说道:“我为了帮助你们惩治恶人,泄露了天机,天庭马上就要降下天罚,这天罚比昨天晚上还要严重,你们赶紧为我祈福,才能免了这场天罚。”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