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那个,男神啊,我不是说过吗?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云初玖简直要抽自己一耳光了,居然留了这么一个证据,简直是花样作死啊!

  帝北溟冷哼一声:“有些事情不能光靠听,要靠眼睛看?嗯?你这回还有什么话说?”

  云初玖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只好努力的赔着笑脸:“男神,这恋人之间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不是调节气氛嘛!就像您一直叫我黑东西,黑豆芽,我不是也没生气嘛!”

  “哼!本尊说的是事实,你说的是事实吗?本尊哪里像小白脸?哪里像臭鱼?”帝北溟一脸阴沉的坐在了椅子上面!

  云初玖一挺小身板:“那我哪里像豆芽了?”

  帝北溟撇了撇嘴:“干巴巴,不像豆芽像什么?!哪里像个姑娘的样子!”

  云初玖不服气的哼了哼:“那是因为我还小呢!等过几年,我用胸闷死你!”

  帝北溟先是一愣,继而耳朵就红了!

  云初玖说完,万年的厚脸皮也红了!

  两个人就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尴尬里面,谁也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帝北溟干咳了两声:“下不为例!”

  云初玖眼睛一亮,眉眼弯弯的笑着说道:“男神,我就知道你最大度了,不会和我这小女子计较的!”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不过面色却缓和了下来!

  两个人洗漱之后,云初玖麻利的爬到了床里侧:“男神,我还睡里面,你睡外面,你都不知道,你刚走那几天,我都睡不着觉,都是靠数着你,啊,数着羊睡着的!”

  帝北溟一肚子的郁闷,在听到了云初玖这番话之后神奇的散了个一干二净!

  嗯,黑东西虽然骂我,但是心里还是有我的,否则怎么会没有我就睡不着呢?!

  帝北溟脱掉外衣,躺在了床的外侧,然后挥手熄灭了蜡烛!

  “那个鸟叫最近还找你吗?”帝北溟装作不在意的问道,放在身侧的手却攥成了拳头。

  “凤鸣师兄经常来找我玩啊!他帮了我不少忙!如果不是凤鸣师兄,我还得不到擀面棍呢!”云初玖没心没肺的说道。

  “哼!我说过的话,你是不是都就饭吃了?我不是让你和他少来往吗?”帝北溟的脸吧嗒一下就沉了下来!

  云初玖一乐:“男神,你不会是担心我和凤鸣师兄有什么吧?你放心吧,他可是我的玄玄玄徒孙,我下不去手的!我们这差着辈分呢!”

  帝北溟脸色好看了一些,冷哼一声,算是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

  “男神,你找到关于我丹田里草的消息了吗?”云初玖满怀期待的问道!

  帝北溟皱了皱眉:“暂时没有,为今之计,你要抓紧修炼,或许你的修为提升之后,可以找到可行的办法!”

  云初玖难免有些失落,淡淡的叹了口气!

  帝北溟侧过身,抓住云初玖的一只手:“黑东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云初玖只觉得心砰砰砰跳的厉害,慌乱的抽回手:“嗯,嗯,谢谢男神,我不会死的,我是祸害,我能活一万岁的!”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