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时候,金翅朱喙鹰再次出去捕猎,云初玖手里拿着针,一脸阴笑的说道:“小东西,你知道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怎么形容吗?百口莫辩、欲哭无泪、哑巴吃黄连说的都是你啊,哈哈哈!”

  小鹰气的绒毛全都乍乍起来了,它实在不明白自己的娘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它,反而相信这个阴险的人类?!

  “小东西,你是不是很是疑惑,为什么你娘选择相信我而不相信你啊?很简单啊,因为我一看就是好人啊,而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哈哈哈!”黑心肝的云初玖觉得把小鹰气的乱蹦实在是太好玩了。

  小鹰果然气的乱蹦,可是也不敢再靠前,它知道自己打不过云初玖。

  “小东西,我刚才的话可是骗你娘的,我喂给你的就是毒药,你就没感觉肚子微微有些疼?实话告诉你,我这毒药是慢性的,最开始只是一点点疼,然后会越来越疼,到了最后,你的肠子就会烂掉,可是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云初玖再次露出了小恶魔的笑容。

  小鹰听了云初玖的话,果然感觉肚子隐隐的作痛,再一联想到云初玖说的最后肠子都烂掉,顿时就吓的哀鸣起来。

  “小东西,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我。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向你娘告状,你娘一定会认为你是在撒谎,不信你就试试。”云初玖抱着肩膀,抖着小腿嘚瑟的说道。

  小鹰觉得它八成是最倒霉的小鹰,宝宝为什么会遇到这样一个混蛋?宝宝的娘为什么不相信宝宝?呜呜,宝宝要被毒死了!

  金翅朱喙鹰回来的时候,小鹰扑到它怀里哭着告状:“娘,娘,那个阴险的人类给宝宝喂的是毒药,宝宝肚子疼!最后还会烂肠子的!”

  金翅朱喙鹰检查了小鹰一番,妖兽虽然没有人类的医术,但是中不中毒还是能大体看出来的,因为中毒之后,眼睛、舌头还有皮肤都会变色的。

  金翅朱喙鹰检查完之后,一翅膀又呼在了小鹰身上:“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爹死的早,娘抚养你容易吗?你竟然这么不求上进!竟然为了不学东西污蔑你先生,真是气死我了!”

  小鹰见金翅朱喙鹰这么生气,不敢再说了,但是它觉得肚子更疼了,它觉得整个鹰生都无望了。

  等到第二天,金翅朱喙鹰再次出去捕猎的时候,阴险小九再次上线。

  “小东西,你看到了吧?你娘是不会相信你的,其实不是你娘不疼你,也不是你太笨,主要是本小姐太聪明了!太阴险了!哈哈哈!”把阴险当褒义词的估计也只有这货了。

  小鹰蔫头耷脑的不吱声,它知道它根本不是云初玖的对手。

  “小东西,你要是不想烂肠子的话,就按照我教你的说,要不然,哎呦喂,到时候可是老惨老惨了。”

  小鹰不过是刚出生的幼鸟,顿时心理防线就崩溃了,不停的哀鸣起来,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啊!

  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掏出来一枚灵果塞到了小鹰嘴里,小鹰顿时就被这鲜甜的味道迷住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