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见云初玖把手抽回去了,心里就有些空落落的,讪讪的把手收回来,干脆转过身,背对着云初玖不说话了!

  云初玖小心脏砰砰砰跳了一会儿,自己在心里默念了几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然后没心没肺的就睡着了!

  听见云初玖平稳的呼吸声,帝北溟转过身来,愤愤的看了一眼云初玖,低声骂道:“真是个没心的!”

  他嘴上虽如此说,却是伸手把云初玖搂了过来,这才闭上眼睛睡了!

  自从实行了轮班之后,大家都自觉的很,所以每天早上黄老也不敲钟了,所以,云初玖这一觉睡的很是香甜,直到太阳升起多高,云初玖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看到帝北溟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难道有口水流出来了?云初玖赶紧用手擦了擦下巴!

  发现什么都没有之后,灿烂的一笑:“男神,早安啊!”

  帝北溟看到云初玖笑的如此灿烂,只觉得心里仿佛也有花开的声音,柔声说道:“黑东西,早安!”

  云初玖看着帝北溟灿若星辰的双眸,不知为何,脸红了红,然后手忙脚乱的爬下了床:“那什么,我去大厨房‘借’点早饭去!”

  云初玖说完就要往外跑,帝北溟大笑了两声:“黑东西,你不穿外衣就准备出去吗?”

  云初玖嘿嘿笑了两声,赶紧把外衣穿上,然后蹦跶着出了屋子!

  走到外面,云初玖用手拍了拍有些发热的脸蛋,啧啧,小白脸,长的确实太祸国妖民了,哪怕我这铁石心肠都有些动了色心了!

  云初玖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蹦跶到了大厨房,众人早已经吃完了早饭,正在准备午饭,云初玖溜溜达达,不经意的就“借”了不少的吃食儿,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少了几盆菜,虽然嚷嚷了几句,倒也没人较真儿!

  云初玖心满意足的回到了院子,擀面棍和小黑鸟见云初玖回来了,都扑了过来!

  帝北溟从屋子里走出来,冷哼了一声,顿时两只吃货各奔东西了,活像后面有狼撵似的!

  云初玖撇了撇嘴,这两个没出息的二货,至于怕成这个样子吗?!

  然后,这货脸上笑成一朵花儿:“男神,您洗漱完了?我把早饭摆好,您就可以吃早饭了!”

  吃完早饭,云初玖就试探的问道:“男神,你这次准备住几天再走啊?”

  还没等帝北溟说话,云初玖赶紧补充道:“男神,你可千万别误会,我不是赶你走,我是心里有个准备,好好陪你!”

  帝北溟刚沉下去的脸色顿时阴转晴了:“短则三天,长则五日,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云初玖点了点头,然后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把小菜刀,对着自己的胳膊就要划下去!

  帝北溟吓了一跳,一下子就把小菜刀夺了下来:“你要做什么?!”

  云初玖一愣:“放血啊,你不是得用我的血驱寒毒吗?”

  帝北溟看到云初玖胳膊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那是上一次云初玖救他的时候割的,心里就是一疼:“放血也用不着割这么大的口子!把手递给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