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巴老头见那人对皇甫院长动手,虚晃了一招往旁边一跃,对着中年人说道:“梵振,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与旁人无关,让你的人住手!”

  中年人阴冷的一笑:“江叶舟,没想到你真的还活着,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不过,看来你的日子过的也不怎么样嘛,咱们同样的年纪,你却老成了这个样子,啧啧,真是让人可发一笑!”

  “梵振,废话少说,你无非就是找我寻仇,我们到别处决一死战!”干巴老头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把这些人引到别处去,免得连累天元学院的人。

  此时,天元学院的很多人都围拢了过来,纷纷对着梵振等人怒目而视。

  没想到的是,那个中年人冷哼了一声:“既然这些人窝藏了你,那么这些人都得死!”

  干巴老头双眼赤红:“梵振!你这是倒行逆施,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那个中年人也就是梵振撇了撇嘴:“你倒是提醒了我,这些人不过是一些蝼蚁而已!杀了他们遭雷劈实在是不值得,不过废了他们的丹田,砍了他们的手脚也不错嘛!”

  干巴老头双拳紧握,咬了咬牙:“只要你别伤他们,我任凭你处置就是!”

  “哼!江叶舟你以为你还是原来的江家家主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他们要怨就怨和你沾上了关系,是他们倒霉!”梵振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人动手。

  “梵振,你实在是欺人太甚!如果你再相逼,我就自爆丹田,我们来个鱼死网破!”干巴老头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这是他最担心的情况,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梵振听见干巴老头要自爆丹田,果然有些忌惮,眼神闪烁了一下:“好吧,反正这些人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干系,你只要现在马上自尽,我就饶了这些人。”

  皇甫院长见干巴老头真的要自爆丹田,赶紧阻止道:“江老!万万不可!或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干巴老头苦笑了一声:“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连累你们,我多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够本了。”

  金枝虽然不认识干巴老头,但有一次听云初玖吹牛的时候提到过她有一个师父,是个干巴老头,于是她喊道:“江老!你就算死了,他们也未必真的饶了我们,咱们这些人还打不过这几个人?大不了拼了就是!”

  干巴老头听了金枝的话,不由得一愣,这倒是提醒了他,于是说道:“梵振,为了防止你说话不算数,你发心魔誓吧!”

  梵振阴冷的笑了几声:“江叶舟啊江叶舟,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愚蠢,你觉得我会放了这些人吗?兄弟们,拿这些蝼蚁玩玩吧!刚才说话的那个小丫头给我留着,其余的你们随意!”

  干巴老头见状就要自爆,没有想到的是那些黑衣人飘忽一动,每人手里就抓了一名学生,梵振阴笑道:“江叶舟,你要是自爆的话,我们未必会被炸死,但是这些人可就都要被你害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