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振看到云初玖放出来的五只精铁傀儡的时候,颇有些不以为然,精铁傀儡不过是用来防御的而已,还没有骤裂符的威力大,不足为惧。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大错特错了!

  这些精铁傀儡不但可以进行攻击,而且打起来颇具章法,这怎么可能?天元大陆这样低等的大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级的傀儡?

  这个小丫头也就不到二十岁,不但手里有数量不菲的骤裂符,而且还有这样变态的傀儡,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梵振被傀儡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毕竟灵力高超,最开始的错愕过后就找到了对付精铁傀儡的诀窍,那就是攻击精铁傀儡的腹部,因为那里是傀儡盘的所在。

  一刻钟过后,云初玖和五只傀儡就支撑不住了。

  五只傀儡的傀儡盘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坏,行动就变得迟缓起来。

  云初玖虽然靠着身上数不清的超品骤裂符和防御灵器暂时没受伤,但是身上的防御灵器已经所剩无几。

  梵振虽然取得了上风,但是气的直咬牙,这个臭丫头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爆裂符和防御灵器?难不成她是天元大陆什么大家族的嫡女,把家族的好东西都带在了身上?

  其实,云初玖可以再次进入到试炼塔里面躲避,但是她估计暗风等人已经到了,所以最好是能把这个梵振拖住。

  又是一刻钟过后,五只傀儡瘫倒在了地上。

  云初玖身上的防御灵器已经全部碎裂,只能靠着超品骤裂符苦苦支撑。

  云初玖不由得心里苦笑,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诡计,符篆傀儡全都没用,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飞到空中了,至少施展空间能更大一些。

  云初玖想的倒是挺好,可是刚把菜板子唤出来,梵振的灵力巨蟒就到了,根本不给云初玖跃上菜板子的机会。

  虽然,云初玖还有小黑鸟的诅咒,但那是最后的保命手段,不能轻易使用,云初玖只好和梵振再次缠斗起来。

  云初玖一时躲闪不及,左肩被梵振的灵力扫到,衣服瞬间就被鲜血染红了。

  “臭丫头!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乖乖投降,我就饶你不死!”梵振对那些精铁傀儡和骤裂符好奇不已,所以就打算捉活的。

  云初玖根本没搭理他,因为这货好不容易喘息了一下,哪有时间耍嘴皮子?!

  梵振见云初玖不搭言,不由得冷哼一声,再次加紧了攻势,云初玖实在是招架不住了,这货正想让小黑鸟诅咒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冷声说道:“敢动我的女人,你找死!”

  与此同时,一条巨大的冰龙扑向了梵振,梵振只好放弃对云初玖的攻击,用灵力巨蟒抵挡冰龙。

  云初玖趁着这个功夫,奋力往旁边一跃,大口的开始喘气,这货心里腹诽,虽然小白脸的出场方式有些装逼,但是不得不说来的真是及时啊!

  来的人正是帝北溟,说来也巧,帝北溟听到暗风禀报,说云初玖进了天骄殿好多天没出来,他虽然已经微微有些麻木了,但还是放心不下,这才赶了过来。

  没想到,快到天元学院的时候,就接到了暗风的禀报,说天元学院出事了,他这才拼尽全力快速的赶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