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愣了愣,把左手递给了帝北溟!

  帝北溟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根银针,对着云初玖的食指扎了一下,顿时鲜红的血珠冒了出来!

  帝北溟用嘴含住云初玖的食指,将冒出来的血珠吸到了嘴里!

  云初玖脸色一红,怎么感觉这场面有点暧昧呢?!

  云初玖看着帝北溟有些愣神,同样是一身白衣服,鸟叫师兄穿着给人的感觉是公子如玉,而小白脸穿上就觉得是一种高冷禁欲的模样,有一种想让人把他衣服扒光的冲动!

  云初玖眼前马上就浮现出来当初自己刚穿越过来,把帝北溟扒光之后的样子!当时就顾着跑路了,也没好好欣赏一下,只记得胸前的那两颗小樱桃分外的迷人!

  云初玖的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不自觉的就搓了两下,啧啧,那手感真的很不赖啊!

  唉,现在也就只能想想了,不说我没那色胆,单单我这小身板就不行啊,起码得发育成熟了才行,现在人家还小呢!

  帝北溟的心里同样是旖旎瑰丽的,心里恨不得云初玖马上长大,然后就可以做一些梦里梦到的事情!

  于是,两个人,虽然没说话,可是脸上都是红扑扑的,仿佛有粉色的泡泡飘散在其间!

  帝北溟本来已经吸够了血,但还是舍不得松嘴,干脆就含着云初玖的手指!

  云初玖又不傻,想要把手抽回来,偏偏心里酥酥的,又有那么几分舍不得!

  就在这时,暗风干咳了两声:“尊上,九小姐,有人往这里来了!”

  帝北溟不舍的松开嘴,然后转过身狠狠的瞪了暗风一眼,悲催的暗风简直是欲哭无泪,尊上啊,我也不想打扰您老人家的好事啊,但是真的是有人来了啊!

  “小九师妹!小九师妹!”凤鸣人没到,声音就热情的传了起来!

  云初玖感觉到旁边冷飕飕的,只见帝北溟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小九师妹?玄玄玄徒孙?嗯?”

  云初玖一呲牙:“称呼而已,称呼而已,赶紧躲起来!”

  帝北溟一甩袖子,气呼呼的进了屋子!

  暗风和暗隐自然也早就躲了起来,暗风把结界也顺手撤了!

  “凤鸣师兄,找我有事儿?”云初玖迎到院子门口,心想还是早点把他打发走,要不然小白脸不一定又发什么疯呢!

  凤鸣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潇洒的一笑:“小九师妹,你是不欢迎我还是怎么的,没事就不能来找你?”

  凤鸣说完,大摇大摆的进了院子!

  “咦?你才吃完早饭啊?怎么有两副碗筷?”凤鸣坐在石凳上,不解的问道。

  “嗯,另一个是小黑的!我一个人吃饭没意思,让它陪我吃!”云初玖急中生智,万年背锅鸟小黑再次背锅!

  凤鸣笑了:“小九师妹,你在骗我!”

  云初玖撇了撇嘴:“我怎么骗你了?”

  “小黑是挺聪明的,但是它再聪明,也不会用筷子吧?”凤鸣指了指一旁的筷子!

  云初玖一噎,干笑了两声:“谁说小黑不会用筷子?!小黑,过来,给凤鸣师兄表演一下!”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