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赶紧给干巴老头喂下丹药,但是干巴老头伤的实在是太重了,虽然服下丹药性命无忧,但是没有十天半个月都不会苏醒过来。

  云初玖只好把干巴老头送到他的住处,让长生殿的暗卫保护之后,这才重新帮着众人处理善后事宜。

  这一次可谓是天元学院遭受的最大重创,不过好在众人在这次的劫难之中倒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众志成城,凝聚力倒是比以往更强了。

  最后一清点,虽然没有学生死亡,但是丹田被毁的学生有将近百名,那些学生都是脸如死灰一般,不能修炼这就意味着他们以后只能是个普通人,只有几十年的寿命。

  云初玖皱了皱眉,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将来丹田之内的怪草不能除掉,到了最后说不定也是这样的局面,难道丹田被毁真的就不能修炼了?

  “男神,我似乎听你说过,丹田被毁之后可以丹田再造,可不可以给这些学生重新再造丹田?”云初玖悄声问帝北溟。

  帝北溟叹了口气:“小九,如果是那么简单的话,我就不必为你丹田之内的怪草担忧了。我师父虽然有丹田再造之术,但是再造之后的丹田极为脆弱,弄不好就会再次损毁,所以再造丹田的人,灵力也就只能停留在灵尊修为以下。”

  “即便如此,也比成为一个废人要好,你问问我师伯能否帮助他们再造丹田,如果需要灵石草药什么的,我可以提供的。”云初玖颇为肉痛的说道。

  帝北溟不由得勾了勾嘴角:“小九,你真的舍得?”

  云初玖叹了口气:“我当然舍不得!但是,你也知道,那些黑衣人是奔着我师父来的,这些学生是被连累的,我师父一定愧疚难安,我这做徒弟的能帮就帮一下,至少能减轻一下他老人家的愧疚。”

  帝北溟安慰的说道:“我一定会和我师父争取的,再说,这些学生资质并不算太高,就算丹田不被毁,也未必能修炼到灵尊修为,所以你劝劝你师父不必太过内疚!况且,修炼一途本来就充满凶险,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

  云初玖当然知道帝北溟这是宽慰她,点了点头:“嗯,咱们先处理善后事宜,然后还有一件大事等着咱们办呢!”

  帝北溟一愣:“什么大事?”

  “试炼塔里面还困着七个呢!等到这边处理的差不多,咱们关门打狗,试炼塔放出一个弄死一个,最后留着一个搜魂,就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了。”云初玖狠厉的说道,伤了我师父,我把你们都弄死!

  帝北溟点了点头:“好,我们先恢复一下体力和灵力,然后想个万全之策再杀他们。”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善后工作,天元学院暂时恢复了平静。

  由于干巴老头昏迷不醒,也没办法问什么,众人只好聚在一起商量怎么对付试炼塔里面的七个人。

  最后众人商议,布下重重阵法之后,让试炼塔往出一个一个的放人,这样就能确保出来一个杀死一个,不留后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