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虽然您的心意是好的,但是咱们墨府向来节俭,您这么大手笔总归是不好的,还是退一部分吧。”

  夏管事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了,总之先把东西退回去再说,要不然回去的话,洛夫人能扒了她的皮!

  “这货物一经售出哪有退回的道理,你们说是不是?”云初玖转过身问那几个掌柜的。

  那几个掌柜一年也碰不上这么一个大主顾,自然不愿意到嘴的鸭子飞了,纷纷附和道:“就是,这东西卖出去了哪有还能退的?要是都这样我们这买卖也不用做了!”

  “夏管事,你们墨府家大业大的还差这么点钱?难不成真的像墨大小姐说的,你们把她找回来,就是虐待她的?”

  ……

  夏管事被众人嘲讽的面红耳赤,心里权衡了一番,咬了咬牙:“好吧,既然大小姐已经把东西买了,我们墨府自然不会欠账不还的,待我回到墨府之后,一定派人过来给各位送钱。”

  云初玖在一旁悠悠的说道:“夏管事,这口说无凭,万一你耍赖呢,你还是给他们几位打个欠条吧!”

  夏管事气的直抽抽,我打欠条?东西是我买的吗?凭什么让我打欠条?

  那些掌柜的可不管东西是不是云初玖买的,只要有人打欠条就行,而且在他们看来,夏管事可是比云初玖这个初来乍到的墨家大小姐有保障。

  夏管事没办法,只好咬着后槽牙给众人打了欠条。

  “夏管事,还有这个零食铺的,我欠了五万上品灵石,这小来小去的,你就别打欠条了,直接付了吧!”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夏管事差点气晕菜了!

  什么?

  买个零食能花五万上品灵石?你这是把人家铺子里面的东西包圆了吧?!

  夏管事咬着牙把五万灵石付了之后,僵着脸对云初玖说道:“大小姐,这回咱们可以回府了吧?”

  云初玖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再等一会儿,我刚才在吉庆楼定了十桌上好的酒席,估计快做好了。“

  夏管事脚下一趔趄,差点瘫坐在地上,几乎是吼着问道:“大小姐!您定酒席做什么?”

  云初玖像看白痴似的看了她一眼:“你这不问的是废话吗?费劲千辛万苦把我找回来,我爹爹还不得庆祝一下?我把酒席都订好,爹爹不就省事了!”

  “那,那也不用定十桌啊!”

  “这么大的喜事,我爹爹还不得举家欢庆啊?一些亲朋好友自然也都得请来庆祝一下,要不是吉庆楼没那么多上好的食材,我就定二十桌了!”

  夏管事脑袋嗡的一声,上好的食材?吉庆楼的一桌上好宴席至少要好几万上品灵石,土包子一下子定了十桌,那岂不又是好几十万?

  夏管事正想着的时候,就见吉庆楼的掌柜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墨大小姐,墨大小姐!这宴席还得过一会儿才能做好,我稍后给您送到府上去。这十桌宴席一共三十万上品灵石,您看,这钱?”

  云初玖努了努嘴:“夏管事有钱,你找她要就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