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管事心里就像一百头神兽呼啸而过,我有钱?我的棺材本都特么的帮你付账了!我还有什么钱?!

  夏管事没办法,东拼西凑的总算是凑够了三十万上品灵石给了吉庆楼的掌柜。

  “大小姐,这回总可以走了吧?”夏管事生怕再蹦出来一个要钱的,这个土包子不是一般的能败家啊!

  云初玖点了点头:“本来我还想逛逛别的铺子,不过我怕爹爹和二姨娘久等,今天就暂时这样吧,过几天我再出来溜达。各位掌柜的,咱们回见啊!”

  云初玖在那些掌柜眼里,那就是散财童子,是金光闪闪的财神奶奶,一个个无比诚挚的说道:“墨大小姐,我们绸缎庄的大门永远向您敞开!”

  “墨大小姐,我们首饰铺竭诚欢迎你常来!”

  “墨大小姐,我们装备铺恭候您再次光临!”

  “墨大小姐,我们杂货铺随时等待您的到来!”

  “墨大小姐,我们零食铺子会马上去进货,争取下次让您买的称心如意!”

  ……

  吉庆楼的掌柜也不甘示弱,老脸笑成了一朵花:“墨大小姐,我们酒楼竭诚为您服务,我们不光提供堂食还提供外送服务,早午晚三餐都可以送餐上门,不知道……”

  云初玖眼睛顿时就亮了:“哎呦喂,你这个服务很不错!把菜单给我,我先预定三个月的!”

  夏管事恨不能把云初玖的嘴堵上,咬着牙说道:“大小姐,咱们府上是有大厨房的,用不着让吉庆堂送餐。”

  云初玖扁了扁嘴:“掌柜的,你也听见了,不是我不定啊,实在是夏管事怕花钱啊!唉,没办法,谁让我是半路回来的呢!估计芳华妹妹要吃的话,她肯定就允许了。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啊,唉!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云初玖说着说着就唱上了,那凄婉的音调,悲戚的歌词,顿时让很多人的鼻子有些酸。

  云初玖掉了两滴鳄鱼的眼泪,然后用袖子擦了擦,一副故作坚强的样子说道:“唉,不管怎么说,日子总得过下去!我刚回来就花了这么多钱,你们以为我是傻子吗?其实,我就是想送点东西给二姨娘和弟弟妹妹们,要不然我怎么在墨府立足啊?

  没想到,到了最后,我想定点自己喜欢吃的都不行!算了,谁让我是不受宠的呢!我还是别回墨府了,自生自灭好了!”

  云初玖说完掩面就冲出了人群,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众人不由得对夏管事指指点点:“这夏管事真是的,竟然把墨大小姐都逼哭了!”

  “可不是,谁不知道墨家有钱着呢!墨大小姐定点吃的都不让,我看啊,这墨大小姐在墨家的日子不好过哦!”

  “就是,夏管事不过是一个下人,就敢这么和墨大小姐说话,可见墨大小姐的地位多么低了。”

  ……

  夏管事气的咬牙切齿,恨不能把这些说闲话的嘴缝上,奈何法不责众,更何况这里有一些还是她得罪不起的,只好恼羞成怒的对手下人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大小姐追回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