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之前在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抱有一丝幻想的,或许她的亲生爹爹只是迫于无奈,或者是真的没有寻找到她的下落,所以这么多年才没有找到她。19楼浓情 19luu.

  可是,现在一听墨诚这么,云初玖心里的那一丝关于父爱的幻想全部覆灭,垂下的眼眸里面满是冰冷。

  云初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泪就吧嗒吧嗒落了下来:“爹爹,我没想到您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骂我,还要把我关进柴房,既然如此,您寻我回来做什么?”

  墨诚脸上没有一丝怜惜的神色,反而带有几分厌恶的道:“我寻你做什么?你以为我想找你回来不成?!你这样的逆女就不应该回来!”

  洛夫人拽了一下墨诚的袖子,柔声道:“芳草,你爹爹是在气头上,这话难免就有些过激。 19楼浓情不过,你好端端的为何把府门炸了?难不成是怨恨我和老爷没有及时找到你?”

  云初玖心里冷笑连连,好一朵老白莲,这功力可比蓝落尘的娘强多了,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二姨娘,你有所不知,夏管事大门坏了非要我从侧门进来,我再三询问她都坚持大门坏了。杭州19楼浓情 .19luu.我就想,既然大门坏了,那就炸了换新的呗,所以我就用符篆把大门给炸了。

  难道我做错了吗?这可浪费了我好几张符篆呢!我本来就穷,这下更穷了!”云初玖眨巴着眼睛一脸委屈的道。

  洛夫人听到云初玖称呼她“二姨娘”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不过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墨诚听到云初玖这么,气的又狠狠的拍了一下茶几:“一派胡言!让你从侧门进来就从侧门进来好了,正门坏不坏用得着你肆意妄为吗?!”

  “爹爹,您这话就不对了,夏管事可是了,只有卑贱的人才从侧门进来,我可是您的女儿,我要是贱人,那您岂不就是老贱人?”云初玖气愤的道。

  “放肆!你这个逆女!来人!把她给我捆上!马上关进柴房里面!”墨诚气的脸色铁青,手都有些哆嗦了。

  下首坐着的一位粉衣少女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这个土包子真是个二愣子,竟然敢骂爹爹是老贱人,她脑子八成有毛病。

  粉衣少女想到这里就对着旁边的一位红衣少女讨好的声道:“姐姐,这个土包子可真够蠢的。”

  红衣少女神情倨傲,只是撇了撇嘴没话。

  粉衣少女只好讪讪的闭了嘴,心厉暗骂,哼,拽的二五八万的,有什么了不起?!现在土包子一来,你就是二姐了,要论起来,土包子才是正儿八经的嫡女呢,你和我一样是庶女,有什么可嘚瑟的?!

  听完墨诚的话,就有两个婆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想要去绑云初玖。

  云初玖疑惑不解的道:“爹爹,我是在陈述事实啊,您为什么这么生气呢?好吧,我也看出来了,您根本就不疼我。您也不用把我关进柴房了,我听我亲娘已经死了,而且我也回不去天元大陆了,既然如此,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我干脆死了算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