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勾了勾嘴角:“三妹妹,你是糊涂了不成?!我可是墨家的嫡女,二姨娘虽然被扶正了,但是她可受不住我的请安!要去你去吧,我准备好好睡个懒觉呢!”

  “大,大姐,你真不去?”墨芳琴就是做梦也没想到云初玖居然出来这么胆大包天的话。杭州19楼浓情

  墨芳琴之所以想让云初玖和她一起去请安,一来是想拉近和云初玖的距离,二来也是想让洛夫人把注意力转到云初玖身上省得为难她。

  “不去!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有那功夫还不如多睡会儿懒觉呢!其实,你也不用去的,你可是正儿八经的主子,给秋姨娘请安还得过去,你给二姨娘请什么安?!”云初玖撇着嘴道。19楼浓情 19luu.

  墨芳琴听到云初玖这么一,眼神就是一黯,她自然也不愿意给洛夫人请安,但是她们母女并不受墨诚宠爱,洛夫人娘家势力又大,为了命着想敢不去请安吗?!

  “大姐,你的这叫什么话?!我给洛夫人请安那是孝道,你不去就算了,我自然是要去的。”墨芳琴虽然心里翻江倒海,但是她知道冬青和夏叶都是夏管事的人,自然是不敢落下什么把柄的。

  云初玖听到墨芳琴这么,撇了撇嘴:“你要去就去吧,反正我是不去的!对了,你留下来和我一起吃晚饭吧!反正我在吉庆楼定了十桌宴席呢!”

  墨芳琴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大姐,多谢你的好意,我回去还有些事情,我这就走了。 19楼浓情”

  云初玖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墨芳琴这才出了晴雨轩。

  墨芳琴脸上露出一抹轻蔑之色,母亲对钱财看的很重,土包子这些宴席可是花了不少灵石的,我要是跟她一起吃了,母亲难免会对我不满。这个土包子初来乍到,还不知道母亲的手段,早晚会倒霉的!

  云初玖见墨芳琴走了,对着冬青和夏叶道:“把浴桶给本姐准备好,本姐要沐浴更衣。”

  “是!”

  冬青和夏叶走进屋子里面,夏叶拿出一个大浴桶开始放热水。

  冬青走到外间,看到云初玖在院子里面荡秋千,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厉色。贱人!竟然敢掌掴我,我就给你颜色看看!

  冬青回到卧室,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纸包,将里面的粉末洒进了浴桶里面。

  夏叶一惊,压低了声音问道:“冬青,你要做什么?”

  “哼!那个土包子实在是欺人太甚!刚回来就惹出了大祸,还给了我一耳光,我自然不能让她好过!这是钩藤粉,几个时辰之后,那个土包子就会全身长疹子,痒死她!而且这钩藤粉是没有解药的,只能硬挺着!”冬青咬牙道。

  “冬青!你不能这么做,要是夫人知道,饶不了你的!”夏叶赶忙劝阻道。

  “放心吧!她就算想告状也得有证据才行,等到她洗完,咱们把洗澡水一倒,她上哪里找证据去?!听我的,没错!”

  夏叶见冬青执意如此,也没再劝,她对云初玖也没有什么好感,一个飞上枝头的野鸡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凤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