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道:“我不是和你们了吗?墙角那里站着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就是她告诉我的!

  我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就没用这桶水洗澡,我是用我自己储物戒指里面的水洗的澡,所以我当然没事喽!”

  冬青和夏叶见云初玖的有鼻子有眼的,再一联想云初玖的和她长的一模一样,老天爷啊,不会是先夫人吧?据这个土包子可是和她娘长的十分相像的。杭州19楼浓情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恰巧一阵风吹过,门被吹开了,两个人都不禁一哆嗦,难不成,难不成真的是先夫人的鬼魂?

  两人虽然是修炼之人,但是对鬼魂之还是有些发憷,不过即便如此,她们也不会承认,要不然这可是谋害主子的大罪,闹开了夫人也未必保得住她们。杭州19楼浓情

  “大姐,鬼魂之纯属无稽之谈!算了,谁让您是主子呢,您好生歇息吧,我们收拾一下。”夏叶比冬青心思要灵活一些,不管怎么先把证据毁掉了要紧,浴桶虽然倒了,但是里面还有一些洗澡水。

  云初玖勾了勾嘴角:“那你们就好好收拾吧,对了,我得提醒你们一下,虽然我没用这洗澡水,但是这洗澡水也没浪费,你们身上可是都湿透了呢!”

  冬青和夏叶刚才就顾着质问云初玖了,根本就没想到这茬,现在听云初玖这么一,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

  完了!

  这钩藤粉药效极强,只要弄到皮肤上就会生效,两人也顾不得露馅不露馅了,急急忙忙冲了出去。杭州19楼浓情 .19luu.

  云初玖撇了撇嘴,就这样的智商还和我斗?虐她们简直一成就感都没有,还是和那朵老白莲斗斗比较有意思。

  云初玖这货虽然不认识什么钩藤粉,但是这货有怪草啊!怪草知道云初玖恨死它了,所以时不时的就要刷刷好感度,所以就主动对云初玖示警。

  怪草虽然不会话,但是云初玖和这货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基本都能猜透它的意思,所以才会闹了这么一出。

  冬青和夏叶冲到她们的屋子,也顾不上冷水还是热水了,将储物戒指里面的水都用来冲澡,生怕有钩藤粉残留。

  夏叶不由得埋怨的道:“都赖你!这下可好,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钩藤散药性极强,咱们就是这么冲洗也少不了遭罪!而且还提供了证据,那个土包子一定找夫人告状,咱们免不了受责罚。”

  冬青也没什么好脸色:“你后来不也同意了吗?现在埋怨我了!即便她真去告状,咱们就死不认账,夫人还能向着她?你,真的是先夫人的鬼魂提醒那个土包子了?”

  夏叶听到冬青这么,后背就有些发凉:“别胡!估计是土包子看出什么破绽了!墨府这么多年也没听闹鬼,怎么这么巧今天就冒出个女鬼!”

  “没准是因为土包子回来了,先夫人思女心切所以就提醒她了!要不然,她一个低等大陆的土包子怎么能发现钩藤散?”冬青有些不确定的道。

  两人越越觉得害怕,这时就看见窗棂上面飘过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两人顿时就发出了惊叫:“啊!鬼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