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和夏叶吓的惊叫出声,哆嗦成了一团。 19楼浓情

  只见那个人影再次飘了回来,还有隐隐约约桀桀怪笑的声音,冬青和夏叶吓的直接就瘫坐在了地上。

  好在那个人影再次飘过去之后,就没有再飘回来,两人这才哆哆嗦嗦的穿上衣服,仗着胆子来到了外面。

  两个人一查看,窗户旁边一个脚印都没有,那就明不是人假扮的,真的是有什么东西飘了过去。

  两个人的脸色惨白一片,难道,难道真的是先夫人显灵了?

  冬青和夏叶吓的魂不附体,根本不敢再去云初玖屋子里面收拾了。 19楼浓情

  另一边,云初玖收起菜板子,把头发扎好,哼着曲把那个浴桶收进了储物戒指,然后拿出吉庆楼的饭菜,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这货吃着吃着,眼圈就红了,也不知道美人娘亲还有白脸他们怎么样了,他们一定很担心我。

  云初玖曾经试着偷偷用传声符和帝北溟联系,但是传声符根本就发不出去,现在她真的是孤身一人了!

  特么的!

  这一切都是这该死的墨府造成的!

  老贱人、老白莲你们等着,我不把你这王八府闹个天翻地覆,我就不叫云初玖!

  这货自我调节能力很强,骂了几句之后,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化悲愤为食欲,嗯,继续吃。杭州19楼浓情 .19luu.

  第二天清晨,冬青和夏叶脸上罩着面纱冲出了院子。

  昨天晚上,两个人最开始怕的根本不敢睡觉,后来想睡觉的时候,钩藤散又生效了,两个人痒的根本没有办法入睡。

  两个人商量好了,天一亮就去求夏管事,什么也不伺候这土包子了,这闹鬼的破院子愿意谁来谁来,她们是什么也不待了。

  冬青和夏叶到主院的时候,夏管事正服侍墨诚和洛夫人用早饭,两人不敢打扰,只好在住院外面等着。

  洛夫人和墨诚刚吃过早饭,墨芳琴就过来给洛夫人和墨诚请安,过了一会儿,墨芳华也过来了。

  墨芳琴心里撇了撇嘴,平时墨芳华可是都不来的,估计这是洛夫人特意安排的,就是想趁机教训那个土包子。该!昨天好心好意告诉她,她还不领情!

  果然,墨诚看了看时辰,怒声道:“那个逆女这个时辰都没过来,真是一礼数都没有!”

  洛夫人柔声道:“或许是昨天舟马劳顿有些累了,所以就起的晚了些!夏管事,你派人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管事生怕这件事情再出纰漏,所以干脆决定亲自去看看。夏管事刚出院子,冬青和夏叶就凑了上来。

  夏管事看到两人不禁一愣:“冬青和夏叶?你们不在晴雨轩当差,跑来这里做什么?大姐呢?还有你们戴面纱做什么?”

  冬青和夏叶带着哭音道:“夏管事,救命啊!救救我们吧!”

  夏管事更是一头雾水了:“救命?到底是怎么回事?”

  冬青哆哆嗦嗦的把昨晚的事情了一遍:“夏管事,求求您了,帮我们好话,别让我们伺候那个土包子了!再伺候她,我们怕命不保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