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管事可比冬青和夏叶精明多了,怒骂道:“两个蠢货!哪里来的鬼魂?!咱们墨府什么时候闹过鬼?你们是修炼之人还怕鬼魂不成?!这分明是那个土包子在耍你们!”

  冬青和夏叶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这是真的!我们特意看了,窗户底下根本没有脚印,即便是驭剑也飞不了那么低的,一定真的有鬼魂。杭州19楼浓情 .19luu.再,那个土包子又不认识钩藤散,要不是鬼魂告诉她的,她怎么会知道?”

  “脚印难道不能抹去吗?钩藤散又不是没有味道的,或许土包子就闻出来了,这有什么难的?!”夏管事恨不能踹她们几脚,简直蠢透了!

  冬青和夏叶听夏管事这么一,心里的疑虑总算消除了一大半,不过还是道:“夏管事,虽然如此,但是我们实在是不愿意伺候那个土包子,您还是想办法帮我们换个差事吧!”

  “等忙过这阵子再!刚出了昨天的那些事,夫人正对我不满呢,我哪里还敢提你们的事!那个土包子怎么没过来请安?”

  冬青听到夏管事这么问,顿时眼睛就是一亮:“夏管事,我听到昨天那个土包子和三姐……”

  夏管事冷哼了一声:“这个土包子竟然如此胆大包天,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人物不成?!”

  夏管事虽然有心把这件事就禀报给洛夫人,但是一想,这么一来就把墨芳琴给卖了,以后云初玖就会对墨芳琴不满,这样不利于墨芳琴监视云初玖。杭州19楼浓情 19楼浓情 19luu.

  所以,夏管事还是决定去找云初玖。

  夏管事带着冬青和夏叶到了晴雨轩,屋子里面寂静无声,夏管事只好在屋子外面道:“大姐!老爷和夫人唤您过去。”

  屋子里面还是寂静无声,没有一动静。

  夏管事只好提高了音量,再次道:“大姐!老爷和夫人唤您过去。”

  屋子里面依然没有人回应。

  夏管事实在是忍无可忍,声音更大了:“大姐!您要是再不出声,为了您的安危,我们可就冲进去了!”

  终于,里面传来一声怒骂:“特么的!大清早的嚎什么丧?!本姐还没睡醒呢?!”

  夏管事被这画风清奇的起床气骂的是一脸的懵逼,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里面云初玖又道:“算了!告诉我爹和二姨娘!我洗漱完了就去!”

  夏管事虽然心里很是气恼,奈何云初玖再不济,明面上也是主子,只好咬着后槽牙道:“大姐,我等您洗漱完了一起走吧。”

  “既然你愿意等那就等着吧!冬青、夏叶,洗脸水给我准备好没有?”里面传来云初玖懒洋洋的声音。

  冬青和夏叶傻眼了,她们储物戒指里面的热水昨天都用来洗澡了,现在别热水了就是凉水都没有。

  好在夏管事储物戒指里面还有一些热水,让两人端进去伺候云初玖洗漱。

  云初玖看到冬青和夏叶,不由得好奇的问道:“哟,怎么还戴上面纱了?是不是觉得你们自己长的太难看,所以就不要脸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