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一道天雷劈在了蘑菇身上,蘑菇虽然没事儿,但却弱弱的对云初玖道:“主人,这天雷劈的太快了,宝宝没来得及给这些灵薯翻面,都烤糊了,宝宝不是故意的!”

  云初玖撇了撇嘴:“笨!你们跟主人我学着,保证把这灵薯烤的外焦里嫩,香甜可口。19楼浓情 19luu.”

  黑鸟和蘑菇赶紧讨好的道:“主人主人你最强,主人主人你最棒!灵薯烤的喷喷香,气的天雷学狗叫!学狗叫!”

  天上的乌云都要气抽了,天雷不断劈了下来。

  锦川城的人发觉三道天雷过后,天上的乌云开始剧烈的翻滚,就像惊涛骇浪一般。 19楼浓情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威压,有那胆子的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

  轰隆!轰隆!轰隆隆!

  天雷不停的劈了下来,都是奔着墨府的一个院落而去。

  墨诚和洛夫人一个劲儿的叹气,他们当然不是担心云初玖的安危,而是担忧白费心机了。

  墨鹏和墨昌则是幸灾乐祸,该!我们得不到你们也休想得到,再,那个臭丫头可是坑了我们不少东西,劈死才好呢!

  乌云一连劈了几十道天雷过后,得意的往地上看,它认为云初玖它们百分之一万被劈成渣渣了!

  还别,地上倒是真没见着那三个变态,乌云很是得意,样,和天雷斗?虐死你们这些弱鸡!

  乌云的得意只持续了一瞬间,因为深坑里面飘出来一个菜板子,上面坐着一个脏兮兮的丫头,丫头左肩膀上站着一只丑鸟,右肩上站着一只蘑菇。杭州19楼浓情

  丫头正在那啃灵薯呢,边啃边嘟囔:“啧啧,好久不烤了,这手艺还是有些生疏,烤的有些不均匀,凑合吃吧!”

  乌云呆愣了好半天没动弹,不可能,这不可能,刚才可是劈了几十道的天雷,它们怎么可能一事情都没有呢?

  云初玖吃完两根烤灵薯,用袖子擦了擦嘴:“喂,你还劈不劈啊?要是不劈我可回屋子洗澡去啦。”

  乌云这才醒过神来,无论是因为什么,今天非得把这三个祸害劈死了,要不然以后没法在乌云界混了!

  轰隆!轰隆!轰隆隆!

  密集的天雷朝着云初玖三只劈了下来!

  黑鸟和蘑菇承受不住了,云初玖把两只收进灵兽袋,然后盘腿坐在地上,开始吸收天雷。

  丹田之内三只吃货食量越来越大,雷电之力刚到丹田就被它们吞噬干净,似乎是个无底洞一般。

  怪草的叶片变得更加的莹润青翠,就好比上好的玉石一般。

  太虚镜现在只剩下了两个豁口,镜体的古朴气息越来越浓重,黑珠子的光泽也越发的耀眼。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云初玖除了换了几个坑儿之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偶尔还冲着乌云呲着白牙,灿烂一笑。

  乌云觉得它的心里遭受了一万暴击,这是哪里来的妖孽啊?怎么就劈不死呢?

  乌云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于是密集的天雷不停的往下劈,劈不死云初玖誓不罢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