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一挺小腰板,义正言辞的说道:“祖父,祖母,我是这么想的,这身外之物再精贵那也是身外之物。为何你们辛辛苦苦培育的灵果要送给外人吃,自己却舍不得吃?

  难不成那些人吃了这果子就真的会领情,就真的会给咱们墨府什么实际的好处?我看未必吧!这三转金参果虽然不常见,但根本不算什么稀罕物,顶天也就算地阶下品的灵果而已,还不如送一件上品灵器来的实惠!

  别人也就罢了,毕竟都是小辈,但是您二老辛辛苦苦这么多年,难道吃个果子还要瞻前顾后想这想那,吃了也就吃了,还能怎么样?!

  我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酸,所以,虽然我知道我摘了这果子肯定要受罚的,那我也义无反顾的摘了,您二位要惩罚我,我也认了,毕竟孝道大于天,受点惩罚算什么?!要罚您就罚吧,我毫无怨言!”

  柳老夫人和墨霄霆两人都是一愣,云初玖说的这番话显然很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人老奸马老猾,他们当然知道云初玖这是在狡辩,但是不得不说,云初玖说的还颇有几分道理。

  也是,这三转金参果不过是地阶下品而已,虽然算个稀罕物但也不是特别的珍贵,即便送出去也未必有什么大作用。

  柳老夫人冷哼一声:“说的倒是好听,我看你就是馋,就是想吃果子!”

  云初玖一呲小白牙:“祖母,您真是太英明了!您说的还真对,我这一方面是想尽孝,另一方面就是嘴馋了!我这一寻思,您和祖父都是疼爱小辈的,说什么也能赏给我几枚果子尝尝,所以我就斗胆摘了这果子,您要罚就罚吧,我认罚!”

  站在一旁的墨芳琴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能把自己嘴馋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的,也就这货了!脸皮是真厚啊!只是,祖父和祖母会相信她的这番鬼话?

  柳老夫人和墨霄霆两人眼角也狠狠抽搐了一下,他们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柳老夫人正想说话,墨霄霆笑道:“你个小丫头倒是诚实,你说的有道理,这三转金参果再珍贵也不过是个死物,与其送给他人还不如咱们自己享用了!这些果子就赏给你了,回去吧!”

  墨芳琴心里就跟哔了狗似的,祖父竟然真的相信她说的了?还把这些果子送给她了?这怎么可能?!祖父今天是疯了吧?

  “谢谢祖父!谢谢祖母!我真是太爱你们了!祖母,您给我换个侍女引路吧,这个青黛心眼太坏,说不定还会陷害我。祖母,您也好好查查,说不定这个青黛就是谁的眼线呢!”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墨霄霆今天接二连三的袒护云初玖,柳老夫人心里很不舒服,冷着脸说道:“银红,你带着她们两个去听荷轩。”

  “是!”

  银红陪着云初玖和墨芳琴出了屋子,青黛马上就跪下了:“老夫人,奴婢就是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您啊!奴婢只对您忠心,真的不是别人的眼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