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了晚饭,云初玖往椅子上一靠:“这青枝摘个莲蓬怎么还没回来?真是急死人了!”

  青柳嘴角抽搐了一下,解释道:“芳草姐,莲蓬都长在荷塘中间位置,所以青枝得先去找周管事借船,然后才能采莲蓬。.19luu. 手机19楼”

  “啊,原来是这样,青枝还真不容易,等她回来本姐一定重重赏赐她。”云初玖恍然大悟的道。

  墨芳琴撇了撇嘴,的倒是好听,就你这抠门样能赏赐什么好东西?!难道赏给她一棵大白菜?

  三人正闲聊的时候,青枝哭着进了院子。

  三人一愣,只见青枝身上满是淤泥,样子十分的狼狈。 19楼浓情

  “青枝,怎么回事?”青柳和青枝感情一直不错,赶忙问道。

  青枝只是摇了摇头,带着哭腔对云初玖道:“芳草姐,船翻了,奴婢没能采到莲蓬,请您责罚。”

  云初玖皱了皱眉,青枝是有修为的,怎么可能翻船?!

  “青枝,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欺骗,吧,到底怎么回事?!虽然我可能没能力为你做主,但是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青枝见云初玖面色严肃,只好哭着道:“本来奴婢已经采了不少的莲蓬,可是没想到快要上岸的时候,君辰少爷到了荷塘边上,就问我采莲蓬做什么,奴婢就是您要的。杭州19楼浓情 .19luu.然后,君辰少爷就,就……”

  “吧,他什么了?你如实就好。”云初玖见青枝支支吾吾知道墨君辰肯定了难听的话。

  “君辰少爷就,就芳草姐你是个废物,是个饭桶,根本不配吃莲蓬,然后就让手下的侍卫把奴婢的船弄翻了,还不让奴婢上岸,呜呜……”青枝想起刚才受的屈辱又哭了起来。

  “大姐,君辰颇受祖母喜爱,而且性子很是霸道,你还是别招惹他为好。”墨芳琴见云初玖脸色阴沉,生怕这货又要折腾什么幺蛾子,赶紧道。

  “谁我要去招惹他?我只是可惜莲蓬吃不到了而已!青枝,你去洗漱一下吧,洗完吃晚饭吧。”云初玖完,径直进了屋子。

  墨芳琴安慰了青枝几句也进了屋子,青柳陪着青枝去洗漱。

  “青柳,你我招谁惹谁了,真是倒霉!”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君辰少爷那顽劣的性子,以后避开他就是了。”

  “是啊,咱们不过是侍女,不可能有人替咱们做主的,别只是弄进荷塘里面了,就是杀了咱们也是没人管的。”青枝叹气道。

  青柳也是心有戚戚然,两个人都没有话,这亏是吃定了,没人会替她们讨回公道的。

  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出来,云初玖就爬起来了。

  “三妹,起来!”这货也不管什么礼貌不礼貌,直接冲到墨芳琴屋子里面嚷嚷道。

  “大姐,你有病吧?这才什么时辰就起来?起这么早做什么?”墨芳琴一脸懵逼的看着云初玖,这货平时不是最懒吗?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当然是干大事去!快,别磨蹭!”

  墨芳琴心里顿时就有了不祥的预感,这货偷摘三转金参果都没是大事,这大事不会是要炸了老宅的府门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