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好了,绝对是好事,过来,我先给你装扮一下!”云初玖笑眯眯的道,样,监视我?我让你变成我的帮凶!呸呸!帮凶不好听,应该叫狗腿子!嗯,似乎还不如帮凶好听……

  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一根绳子和一根树枝,然后把树枝绑在了墨芳琴背后。19楼浓情 19luu.

  墨芳琴心里就跟哔了狗似的:“墨芳草,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都看不出来?负荆请罪没听过?快,帮我也绑上,估计祖父快过来了!”云初玖递给墨芳琴绳子和树枝道。

  墨芳琴其实心里是拒绝的,奈何已经上了贼船,只好把树枝也绑在了云初玖背后。.19luu. 手机19楼

  墨芳琴一脸不情愿的跟着云初玖到了墨霄霆的书房外面,只见云初玖扑通往地上一跪,朝她努了努嘴,那意思让她也跪下。

  墨芳琴只好也跟着跪下,脑海里反复闪过的只有两句话: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我是谁?我在做什么?……

  墨芳琴猛然知道了云初玖给她的那两块东西的用途,敢情就是为了跪着舒服,还别用那东西垫着似乎是舒服了一些。

  “大姐,你给我的那个东西叫什么名字?”

  “那叫跪的容易,是一个叫燕子的前辈发明的。杭州19楼浓情 ”

  跪的容易?燕子前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墨芳琴懵逼,有比她更懵逼的,那就是看守书房的侍卫,看到跪着的两个人劝也不是,赶也不是,只好眼睁睁的盼着墨霄霆快来。

  墨霄霆的作息很是规律,每天卯时起床,吃早饭,辰时到书房看书处理事务,今天也不例外。

  他远远的就看见书房的院落外面似乎跪着两个人,这是怎么回事?也没让谁来罚跪啊?

  墨霄霆走到近前一看,鼻子差气歪了,只见跪在地上的是他两个孙女,每人后背绑着一根细树枝,树枝能有多细呢,总之捆树枝的绳子都比树枝粗!

  “芳草,芳琴,你们这是做什么?”墨霄霆很是不悦,本来还以为墨芳草是个有头脑的,没想到竟然如此胡闹!

  墨芳琴当然不会出声,因为,特么的,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要跪在这里丢人现眼!为什么啊?!

  “祖父!咱们还是进去吧!在这里跪着是不是太丢人了?”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兮兮的问道。

  墨霄霆都气乐了:“现在知道丢人现眼了?刚才怎么不觉得呢?”

  “祖父,刚才只是我们姐妹两人丢人现眼,可是现在您来了,我们不能连累您丢人。”云初玖一副我很为你考虑的表情道。

  墨霄霆冷哼一声:“哼!油嘴滑舌,进来吧!如果没有适当的理由,我饶不了你们!”

  墨芳琴的腿都有些软了,跪了好一会儿了,虽然有“跪的容易”那也累啊,最主要的是她心里实在是没底,这土包子到底想干什么啊?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云初玖和墨芳琴跟着墨霄霆进了院子,院子的正房是墨霄霆平时办公的地方,还有几间偏房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