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芳琴还是第一次进到墨霄霆的书房,别她了就是墨芳华也没被允许进来过,没想到今天以这么一个造型进来了。杭州19楼浓情 .19luu.

  云初玖心里不禁感慨,上一次负荆请罪见的也是祖父,只不过那个祖父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是疼爱她的亲人。

  眼前这个呢,明明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祖父,却是满肚子算计,眼睛里面只有利益的陌生人。

  云初玖识趣的跪在了地上,墨芳琴也跟着跪了下来。

  “吧,怎么回事?如果没有适当的理由,轻饶不了你们。杭州19楼浓情 .19luu.”墨霄霆坐下之后问道。

  “祖父,我们姐妹二人之所以负荆请罪是因为没能尽到姐姐的责任,任由君辰顽劣胡闹败坏了墨家的名声,我们理应受罚。”云初玖痛心疾首的道。

  墨芳琴心里一紧,这个土包子不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想要收拾墨君辰吧?你个傻子!墨君辰那是祖母的心头宝,祖父怎么可能会惩罚他?!这下完了,不但祖父要惩罚她们,祖母也饶不了她们!就连洛夫人也会找后账的,她算是被这个土包子坑死了!

  墨霄霆皱了皱眉:“君辰?君辰的性子确实顽劣了一些,但是自有你们的父母管教,你们请什么罪?”

  云初玖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墨芳琴吓的差一屁股坐在地上,完了,完了,这个土包子要发飙不成?!

  墨霄霆也吓了一跳,这个墨芳草要干什么?

  “祖父!虽然您是长辈,有些话不该我这当辈的,但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必须要!您就算责罚我,我也要!”云初玖挺直了腰板,正色道。杭州19楼浓情 .19luu.

  墨霄霆气乐了:“哦?我倒要听听你想什么,吧!”

  “祖父,有句话,窥一斑可知全豹,我从您刚才对君辰的评价就知道为什么君辰性子这么顽劣了!这都是您纵容的结果!

  什么叫顽劣了一些?据我所知,君辰都已经十三岁了,现在的灵力却只有灵尊三层,这也太低了吧?这明他平时根本没有把精力用在修炼上面。

  如果只是灵力低倒没什么,主要是他成天惹是生非,觉得天老大他老二,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他有什么资本这么狂傲?!

  可能,您觉得他又不是嫡子长孙,不成器也无所谓的,但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蠢无所谓,废物也无所谓,但是又蠢又废物又无法无天就要坏事了!

  仙元大陆强者如林,他这胡闹的性子如果得罪了一个强者,咱们整个墨家都要给他陪葬!

  我听,咱们墨家的本家在东大陆,不定哪一天咱们就有重回东大陆的可能,到时候有这么一个蠢货跟着,您您害怕不害怕,您扎心不扎心?”云初玖抑扬顿挫,痛心疾首的道。

  别墨霄霆了,就连墨芳琴都觉得云初玖的有道理,家族里面有这么一个惹祸精,实在是让人心里不安稳。一旦他得罪了一个灵力高超的强者,想要灭了墨家简直易如反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