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到这里,对着墨君辰又是两个耳光:“灵力废物也就罢了,竟然连最基本做人的道理都不知道,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青枝虽然现在是我的侍女,但她实际上是祖母的侍女,你无端欺辱青枝就是对祖母不敬!

  你自称爷,妄想和祖父平起平坐,更是大不敬,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我今天就算打死你,都不过分!”

  柳老夫人见墨君辰的脸都肿成猪头了,实在是坐不住了,直接就跃了下来:“贱人,你给我住手!要不然我杀了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云初玖对着她灿然一笑,然后猛然把墨君辰往柳老夫人怀里一抛,趁势拉着墨芳琴就往外冲。

  墨芳琴心里简直就像哔了狗一般!

  卧槽!

  你跑就跑,你拉我做什么?!你这不是让祖母认为我和你是一伙的?!你个黑心肝的土包子,我就是做了鬼也饶不了你!

  墨芳琴心里流着宽面条泪,只好跟着云初玖狂奔,因为她知道,现在柳老夫人都快气疯了,才不会听她解释,逮到她肯定就是一顿胖揍。

  柳老夫人见云初玖竟然敢跑,都气疯了,怒骂:“都给我一起追!我今天非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贱人不可!”

  墨君辰的穴位已经被云初玖刚才暗戳戳的解开了,更是连哭带骂:“祖母,你可要给我做主啊!那个贱人刚才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术,我刚才又不能动又不能话,我的脸疼死了!”

  柳老夫人心疼的又是心肝又是宝贝的安慰:“乖孙子,你放心,祖母一定把那个贱人抓住,让你亲手报仇!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追?!”

  “祖母,我也去!我刚才不过是大意了,这次一定好好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爷我的厉害!”墨君辰完,挣脱了柳老夫人愤怒的冲了出去。

  柳老夫人见状,只好不放心的在后面追了上去:“乖孙子,你慢,心磕着!”

  吴氏和牛氏见状,不由得暗地撇了撇嘴,这个死老太婆最是偏心,好像只有墨君辰这一个孙子一般,那个土包子虽然可恶,但是不得不揍的真是解恨!

  她们心里幸灾乐祸,面上却露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也跟在墨君辰后面追了出去。

  云初玖边跑边嚷嚷:“救命啊!救命啊!君辰疯了!他要杀人了!”

  “让开!快让开!心身上溅上血!”

  “君辰八成被猪精附身了,见谁杀谁啊,你们要是不想死赶紧让开!”

  ……

  什么玩意?

  君辰少爷疯了?被猪精附身了?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下人一脸的懵逼,可是当看到后面追来的墨君辰,顿时就吓的四散奔逃,艾玛,这君辰少爷的脸可不就跟猪头似的?!而且那眼睛赤红一片,这即便不是被猪精附身了,这也是走火入魔了,太吓人了!

  墨君辰见那些下人不但不帮忙拦着云初玖,还纷纷躲避气的大骂:“你们赶紧给我拦住那个贱人!要不然爷杀了你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