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霄霆一发话,柳老夫人和那个老婆子都讪讪的住了手,云初玖不由得腹诽,看来墨霄霆的权威在墨家是至高无上的,这个大腿选对了!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暗戳戳的用脚踢了墨君辰一下,墨君辰正疼的鬼哭狼嚎呢,也没感觉到。

  其余的人注意力都在院门上面,而且有墨君辰的身体遮挡,所以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云初玖的动作。

  很快,院门打开,墨霄霆从里面走了出来。

  墨霄霆面沉似水:“怎么回事?你们不知道这里是我的书房吗?”

  柳老夫人气急败坏的道:“老爷,这个贱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把君辰的腿打折了,这样蛇蝎心肠的贱人根本不配留在墨府,就应该赶出府去。”

  墨霄霆听完柳老夫人的话,看向了地上鬼哭狼嚎的墨君辰,虽然那个老婆子已经喂给了他止疼和止血的丹药,但依然疼痛难忍。

  墨霄霆眉头狠狠皱起,脸上的神色更加的阴沉,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知道,墨霄霆动怒了。

  “老大媳妇,你来事情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敢撒谎,哼!”墨霄霆看向了吴氏。

  吴氏心真是倒霉,怎么就问到了她的头上,但是又不敢不,只好硬着头皮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她可不敢撒谎,的都是实情。

  墨霄霆神色依然很是阴沉:“既然你看到了全部过程,那你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的不对,应该怎么处置?”

  吴氏的心里就是一紧,她可不认为墨霄霆是无缘无故这么问的,这一定是在考察她,虽然墨鹏是长子,但是这墨府将来交给谁还不好,所以这回答千万不能出错。

  吴氏揣摩了一下墨霄霆和柳老夫人的心思,然后道:“父亲,依儿媳看,这件事情完全是由芳草引起来的,所以她才是罪魁祸首。

  君辰虽然性情顽劣了一些,但是无伤大雅,芳草作为姐姐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把君辰的腿打折了。

  而且,芳草屡次撞祖母,实在是忤逆不孝。芳琴作为妹妹,没有及时劝阻,还跟着一起胡闹,所以也应该一并受罚,只不过惩罚的可以稍轻一些。”

  墨霄霆听吴氏完,神色似乎缓和了一些,又接着问道:“那如果交给你来处置,你打算怎么处置芳草和芳琴?”

  吴氏见墨霄霆的脸色缓和,心里有底气了一些:“父亲,儿媳觉得芳草上撞祖母,下毒打幼弟,必须要重罚才可以。

  不过,如果把她撵出墨府未免让外人看笑话,所以应该将其关押起来,如果将来有合适的人家,可以把她嫁出去,也可以为咱们墨府做贡献。芳琴是从犯,可以从轻发落,就交由二弟妹处置吧。”

  墨芳琴不由得心里冷笑,大伯母可真是打的如意好算盘,看似从轻发落她,可是她落在了洛夫人手里,至少要丢掉半条命。对土包子的处置就更狠了,合适的人家?恐怕是要把土包子嫁给人做妾室或者嫁给傻子之类的,这样才能换取一些利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