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霄霆听完吴氏的话,脸色没什么变化,反而看向了牛氏:“老三媳妇,你的看法呢?”

  牛氏觉得这是压过吴氏的好机会,既然墨霄霆问她,估计就是对吴氏的处置不满意,那就是处置轻了,所以她道:“父亲,芳草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不但把君辰打成了重伤,而且把母亲气的不轻,最主要的是,她这么一吵嚷,影响极其的恶劣!

  二哥和二嫂好不容易才把她找了回来,她不但不感恩,竟然还欺负弟弟,真是个白眼狼!要我,应该把她的腿也打折了,这叫其人之道还治之身!然后再把她关押起来,等到有合适的人家再嫁出去。

  芳琴虽然是从犯,但是身为一个庶女竟然胆大包天的殴打嫡子,实在是罪不可赦!虽然不必打折腿,但是也应该把她关起来,将来再找个合适的人家嫁出去。”

  墨霄霆听完牛氏的话依然没话,又看向了墨芳霜三人:“你们三个也你们的看法。”

  墨芳霜三人自然和自家的母亲保持统一口径,都是要求严惩云初玖和墨芳琴,因为这一切都是她们的错。

  墨霄霆不置可否又问道:“那你们觉得墨君辰有没有错?”

  墨芳霜赶紧道:“祖父,君辰弟弟虽然顽劣了一些,但是本性善良,随着年龄增长就会稳重的,男孩子顽劣些也正常。”

  莫芳敏和墨芳慧也纷纷附和:“是啊,祖父,君辰弟弟一向都是孝顺的,这一次也是被墨芳草气极了这才如此愤怒。再,他年纪就被那个恶毒的墨芳草把腿打折了,实在是太可怜了。”

  墨霄霆又看向了柳老夫人:“她们的都是真的?”

  “老爷,她们的都是事实,这两个贱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可怜我的君辰遭这个罪,正是杀千刀的!”柳老夫人恶狠狠的瞪了云初玖一眼,然后道。

  墨霄霆了头,又看向了地上的墨君辰:“君辰,你祖母她们的可都对?”

  墨君辰咬牙切齿的道:“祖父,没错!就是墨芳草那个贱人把我的腿打折的,还有墨芳琴那个贱人打了我一巴掌,祖父,您可得替我做主啊!”

  “昨天,也是你派人把芳草的侍女弄进了荷塘里面?”墨霄霆沉声问道。

  “对!是爷我吩咐人做的,墨芳草这个土包子根本就不配住听荷轩,更不配吃莲蓬,她就是个废物!”墨君辰嚣张的道。

  “芳草不配住听荷轩?所以你要让她把听荷轩让出来?”墨霄霆语气微冷的问道。

  “不错,只有爷我才有资格住进去,她一个贱人有什么资格住听荷轩?祖父,您怎么会允许她们住进听荷轩呢?她们根本就不配!”

  柳老夫人毕竟和墨霄霆夫妻多年,她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赶紧打岔:“老爷,君辰这伤还得找郎中诊治,您决定怎么处置那两个贱人?”

  墨霄霆深深的看了柳老夫人一眼,然后又扫视了吴氏等人一眼:“一群蠢货!君辰的伤好了之后,直接交由芳草管教,如果敢不听,芳草你尽管把他的腿再打折,免得他惹出大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