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拿着大菜刀在墨君辰的脸上蹭了蹭:“君辰,我这人向来话算数的,你要是不道歉呢,我就在你脸上画只王八!”

  “你,你,你要真的敢动手,祖母,还有父亲母亲饶不了你!”

  “啧啧,你还真是天真啊!你的那些人有祖父厉害吗?祖父现在可是最宠我,所以没人敢动我的。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道歉,我就动手了哦!”云初玖恶劣的道,那样子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墨君辰怂了,咬了咬牙:“对不起!”

  “大声,没听见!再了,你道歉总得有个对象吧,你不会连话都不明白吧?嗯?蠢货!”云初玖拿着大菜刀在墨君辰脸上拍了拍。

  墨君辰都能感觉到大菜刀的刀刃的寒气,吓的赶紧喊道:“大姐,三姐,我错了,对不起!”

  “这还差不多,你现在可以走了!你放心,在你养伤期间,我会经常去看你的。”云初玖挥舞着大菜刀,笑眯眯的道。

  墨君辰不由得一哆嗦,匆忙指挥两个侍卫离开了。

  云初玖又走到吴氏和牛氏身边:“大伯母,三婶,多谢你们刚才的实话实,要不是你们据实相告,祖父也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云初玖完,就拿着大菜刀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人。

  吴氏和牛氏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讪讪的道:“芳草,那什么,我们还得去看看你祖母,就先走了!”

  云初玖笑眯眯的道:“大伯母,三婶,墙头草虽然好当,但是也得判断好风向,如果倒错了方向,不好意思,那就只能从墙上拔下去了!”

  吴氏和牛氏自然知道云初玖话里的意思,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话带着墨芳霜三人快步的离开了。

  直到走出了一段距离,墨芳霜才恨恨的道:“祖父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袒护墨芳草那个土包子!”

  “是啊,那个土包子简直是太嚣张了,根本没把祖母还有大伯母和我娘放在眼里,她难道真的想接管祖母的管家权?”莫芳敏也气愤的道。

  牛氏转了转眼珠:“大嫂,虽然咱们妯娌平常也闹矛盾,但那都无伤大雅!现在,这个墨芳草才是咱们共同的敌人,如果不把她除掉,不定家主真会把管家权交给她。”

  吴氏冷哼一声:“不过是一个灵尊二层的丫头而已,家主也未必就是那个意思,咱们再观察看看。再,还有娘呢,她老人家可不会就这么咽下这口气,一定会报仇的。”

  牛氏眼睛一亮:“大嫂,还是你聪明!对,还有娘呢,娘一定会想办法收拾那个土包子的。而且,洛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要是听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打断了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咱们只管看戏就好。”

  另一边,云初玖拿出一个瓷瓶交给墨芳琴:“擦在脸上,明天早上就能恢复如初了。”

  墨芳琴接过瓷瓶没话,云初玖也不多问:“走吧,去大厨房,这么一顿折腾,饿死我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