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芳琴差气乐了,这土包子的比唱的好听,她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眼。

  两人很快就到了柳老夫人的卧室外面,里面正传来柳老夫人的怒骂:“墨芳草这个贱人!我们墨家这是造了什么孽,生出来这么一个忤逆不孝的东西!赶紧给老二送信,让他这个当爹的好好收拾这个贱人!”

  墨芳草一缩脖子,然后看向了云初玖,那意思,里面正发火呢,这情况还进去吗?

  云初玖对着她一呲白牙,兴高采烈的嚷嚷道:“祖母!祖母!我来看您来了!我给您送好东西来了!”

  云初玖完,也没管当值的侍女,直接就冲进了卧室,墨芳琴也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柳老夫人靠坐在床榻上面,看到冲进来的云初玖气就不打一出来:“你个杀千刀的贱人!你还敢来?高嬷嬷,把这两个贱人给我抓住。”

  柳老夫人身边的那个婆子闻言就要动手,云初玖喝道:“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祖父肯定杀了你!祖母,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来探视您的,而且祖父也知道我来看您了。我劝您还是冷静一下,要不然不定我祖父就给我爹爹找个姨娘,给我找个姨奶奶了!”

  “你!你!你胡八道!高嬷嬷给我撕了她的臭嘴!”柳老夫人气的直哆嗦,她最担心的就是墨霄霆纳妾。

  “祖母,有能耐你就让她打我吧!正好祖父没理由休了你呢!到时候也就不用找什么姨娘了,直接就可以明媒正娶了!啧啧,不定明年,还能给我生个叔叔呢!”云初玖躲都没躲笑嘻嘻的道。

  “气死我了!你这贱人纯属胡八道!”柳老夫人虽然这么,但却没有继续让高嬷嬷动手,显然是有些顾忌了。

  “高嬷嬷,这些莲蓬你替祖母收着,这是败火的,人总上火可不好。”云初玖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笑眯眯的把一大捧莲蓬塞到了高嬷嬷手里面。

  这货画风转变的这么快,都把高嬷嬷弄懵逼了,下意识的就接住了莲蓬。

  云初玖叹了口气:“祖母,我这次来一来是给您送莲蓬的,二来是想和您心里话的,这话要不啊,我这心里就堵得慌,吃不好,睡不香的。”

  柳老夫人冷哼一声:“吃不好?睡不香?我看你是巴不得把我气死才好呢!”

  “唉!祖母,您这话可真是扎我的心,扎我的肝,扎我的身板了!您是我亲祖母,我是您的亲孙女,您,咱们弄得水火不容的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哼!你不是让你祖父给你找个后奶奶吗?!”柳老夫人咬牙切齿的道。

  “祖母,我那不是害怕您打我嘛!我就是再缺心眼,也不想让祖父给我找个后奶奶啊,她要是生个叔叔岂不和我爹爹争家产?!

  祖母,您消消气,我这次来真的是有肺腑之言和您的,我要是对您没有好心眼,就让天雷劈死我!”万年背锅的毒誓又闪亮登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