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老夫人见云初玖发了毒誓,这才冷哼了一声:“说吧,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肺腑之言。”

  “祖母啊,您管咋给我赐个座啊,我这上午可是被这高嬷嬷撵的够呛,我都要累死了。”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柳老夫人深吸了口气,咬了咬牙:“坐下吧!”

  “好嘞!高嬷嬷,你再让人给我上壶茶,弄几盘点心,我和祖母边吃边聊。”

  高嬷嬷手里捧着一堆莲蓬,觉得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刚才老夫人不是喊打喊杀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就让那个土包子坐在那了?

  还要喝茶?还要吃点心?你脸皮咋那么厚呢?老夫人肯定不会同意的!

  “祖母,您这里不会连茶水和点心都没有吧?算了,好在我自己有准备,我这人一般能自己干的事儿,都不麻烦别人。”这货说着自己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壶茶和一碟点心出来。

  云初玖吧唧吧唧的吃了两块点心,又滋溜滋溜喝了两杯茶,直到柳老夫人要发飙的时候,这才说道:“祖母,我这人最是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您别挑我。”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柳老夫人都快急冒汗了,这个小贱人到底要说什么?

  “祖母,您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把君辰的腿打折,实在太狠毒了?”

  柳老夫人听云初玖提起墨君辰,火气蹭的一下子又提了起来,云初玖赶紧说道:“高嬷嬷,你别愣着了,闲着也是闲着,给我祖母剥莲蓬吃,让我祖母消消火气。”

  高嬷嬷见柳老夫人没反对,就真的帮着柳老夫人剥起了莲蓬。

  “祖母,虽然我和君辰不是一个娘的,但那也是亲姐弟,我能那么狠毒吗?您是不知道,虽然我把他的腿打折了,但是我的心在滴血啊!”云初玖说着说着还拿袖子擦了擦眼泪。

  墨芳琴不由得腹诽,这货演技是真厉害,说哭就哭,就跟真的似的!

  柳老夫人狐疑的皱了皱眉,小贱人看着倒是真的挺伤心的,这是怎么回事?

  “祖母,唉!我就和您实话实说吧!我针对的不是您,也不是我君辰弟弟,我针对的是二姨娘!您一定奇怪,我和二姨娘无冤无仇的为什么针对她?我这是为了我爹爹,也是为了君辰啊!

  我虽然被接回来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听说了一些事情。比如,我大伯和我三叔都在您和祖父身边尽孝,只有我爹爹跑到了锦川城自立门户,这一定是二姨娘撺掇的,她这是没安好心眼!”云初玖气愤的说道。

  柳老夫人心里就是一动,要说她对洛夫人哪里最不满意,那就是当年洛夫人撺掇墨诚搬到锦川城自立门户的事情了。所以,听到云初玖提起这件事情,身子不由得就往前倾了倾。

  云初玖一直在观察柳老夫人的神色,见状不由得心里得意,鱼儿上钩了。

  “祖母,有句话说的好,父母在,不远游,更别提搬到那么远的锦川城安家了!二姨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爹好,我可没看出来哪里好了!我爹爹在锦川城被其余几家势力排挤,哪有大伯和三叔风光?”云初玖撇了撇嘴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