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咱关起门来说点掏心窝子的话,君辰都十三了,可是灵力才灵尊三层,您说,是不是有点低啊?

  虽然说他年纪小不定性,但是也实在太淘气了!别的不说,他在祖父书房前面都敢大吵大闹,还自称小爷,您说他这性子,万一出去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人,人家可不是仅仅打断他的腿这么简单了!

  到时候,不但他丢了小命,就连您和咱们墨府都得受牵连,到时候,那可是家破人亡的下场啊!

  祖母,我每当想到这些,我是愁肠百转啊!我想说出来,又怕您生气,不说吧,又实在是担心君辰。所以,今天我索性就大闹了一场,一来让君辰长长记性,二来,正好给您一个收拾二姨娘的机会。”云初玖说到这里,又流了几滴鳄鱼的眼泪。

  柳老夫人眉头紧皱,虽然不愿意,但是也觉得云初玖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她很是溺爱墨君辰,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云初玖就算是说的天花乱坠她也不会有耐心听的。

  但是,想起今天墨君辰被云初玖打断腿的场景,如果墨君辰今天得罪的是别的人,那可不是仅仅打断腿这么简单了。

  “什么机会?”柳老夫人当然不愿意把墨君辰的顽劣归结在她的溺爱上,所以就理所当然的同意云初玖说的,这一切都是洛夫人造成的!

  “祖母,估计您也知道,二姨娘把我找回来就是为了利用我,我爹爹一时被她蒙蔽就同意了。但是,她如此一来,可是把我爹爹推到悬崖边上。

  我可是我爹爹的亲生女儿啊,如果这件事情传扬出去,大家怎么评价我爹的为人?虎毒还不食子呢!这做法简直是禽兽不如!

  不但我爹爹的名誉受损,就连您和祖父的名声都得受连累啊!最后得利的是谁?不还是她二姨娘?说不定这里面就有她娘家什么事情呢!”

  云初玖这纯属有的没有都往上蒙,很多事情都是听锦川城的那些吃瓜群众说的,她给润色加工一下都给串联到了一起。

  柳老夫人本来就对洛夫人的娘家崛起有那么几分不快,听云初玖这么一说,顿时就起了疑心,难不成那个贱人真的是为了她娘家?怪不得洛家这几年起来了,说不定就是那个贱人往娘家划拉了不少东西,真是可恶!

  “祖母,我最后再和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要说不恨二姨娘那是假的,但是家和万事兴,只要她对您不生二心,以后老老实实的,我就算为了君辰弟弟,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的。”云初玖表情诚恳的说道。

  “哼,你还算懂事,你这些话为何之前不和我说啊?”柳老夫人对云初玖的话信了八分,所以这态度就有些缓和。

  云初玖苦笑了一声:“祖母,二姨娘之前肯定把我的名声都糟蹋完了,我就算说了,您也未必信啊!孙女这叫不破不立,咱祖孙俩儿经过这么一折腾,岂不更亲近了?!”

  柳老夫人撇了撇嘴:“你说这是收拾洛氏的一个好机会,到底是什么机会?”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