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芳琴正沉思的时候,墨霄霆到了。

  “祖父!您来了!昨天睡的好不好?早饭吃的可还合心意?这一夜不见,我就像和您分别了好几年似的,实在是太想您了!”云初玖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

  至于丢人不丢人还有节操的问题,从来不在这货的考虑范围之内,开玩笑,什么还能比小命重要?!

  “进去吧!”墨霄霆被云初玖的热情弄得有些懵,他的那些孙子孙女一个个见着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胆子小的话都说不利索,更别提这么献殷勤了。

  云初玖给墨芳琴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学着点!

  墨芳琴心里都要崩溃了,大姐啊,你这不要脸的劲儿,我就算是再过十年也学不来啊,你丫是真不要脸啊!

  那些侍卫一个个也是一脸的僵硬,这个芳草小姐还真是,还真是活泼啊!

  三人进了书房之后,云初玖马上装模作样的擦书桌,又吩咐侍女沏茶,忙的那是不亦乐乎。

  “祖父啊,这早上的空气最新鲜,就应该开窗子透透气。您别嫌孙女多嘴,虽然这公事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您这日夜操劳的,身体怎么能受得了?这事情是忙不完的,还要劳逸结合才好……”

  墨霄霆坐在椅子上,看着云初玖像只小蜜蜂似的忙乎,又听着她嘚啵嘚不停的嘟囔,诡异的竟然没有感到厌烦,倒是觉得有那么一丝,一丝孝顺。

  墨霄霆不由得自嘲,说来真是可笑,儿孙满堂,竟然只在这个才找回来的孙女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孝顺。

  三个儿子对他恭敬,不是因为孝顺,不是因为孺慕之情,而是因为惧怕,因为利益!

  因为,只有讨得他的欢心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才能将来继承墨家。

  那些孙辈要么是因为惧怕,要么是因为奉父母之命讨好他,没有一个是发自内心的孝顺。

  墨霄霆心思深沉,自然知道云初玖这么做也是为了讨好他,是为了找到一个靠山,但是他却依然能感觉到那一丝诚意,一丝孝顺。因为如果不是真心为他着想,怎么可能想得到开窗户这样的细节?

  如果墨霄霆知道云初玖开窗户的用意,恐怕要气的吐血!

  云初玖这货之所以把窗户打开,虽然是为了换气,但是最主要的是这货昨天来的时候,就发现院子外面有一棵灵果树,上面的果子又红又大,看起来好不诱人!只有打开窗户,才能借机把话题引到果树上,这样她就能吃到了。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误会。

  云初玖忙乎了一通之后,终于消停了:“祖父,您处理公务吧,我和三妹就在一旁伺候着,有事儿您尽管吩咐。”

  墨霄霆点了点头,开始处理事情。

  墨府这么大势力,自然有很多的生意和铺子,每天都有专人把各种消息送过来。

  墨霄霆对三个儿子都不太满意,因此只把一些不太重要的生意交给三人经营,更多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