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您真是太睿智了!您说的真有道理!这样,您把她们支到会客厅去,咱们祖孙俩唱出好戏,这样您就能试探出她的用意了。”云初玖转了转眼珠说道。

  “唱好戏?什么意思?”柳老夫人不解的问道。

  云初玖小声的嘀咕了几句,柳老夫人沉思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银红,你让她们去会客厅等候,就说我吃过午饭就过去。”

  “是。”

  洛夫人等人听到银红这么说,只好呼呼啦啦的都来到了会客厅等候。

  “大嫂,芳草真的得到了父亲的赏识?”洛夫人还是有些无法相信,那个土包子才来了两天就得到了墨霄霆的赏识,这怎么可能?

  “二弟妹,父亲赏识不赏识她我不知道,但是父亲千真万确的让她和芳琴去书房陪他看书。”

  吴氏心里颇有些幸灾乐祸,这个贱人不过是妾室扶正的,凭什么和我平起平坐?!这回好了,她儿子被打断了腿,芳草和芳琴还压了芳华一头,真是解气!

  一旁的牛氏眼睛里面也闪过幸灾乐祸的光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二嫂,那个芳草下手是真狠啊,直接就把君辰的腿给打折了!娘虽然想惩治那个芳草,但是父亲护着,也没办法。”

  洛夫人眼圈不由得一红,她一方面心疼儿子,一方面痛恨云初玖和墨芳琴,连带柳老夫人都恨上了。

  都怪这个老不死的!要不是她非得把君辰接过来,君辰能遭这个罪吗?平时总说怎么怎么宠君辰,现在君辰被那个贱人把腿打折了,她连屁都不放一个!

  众人正说话的时候,柳老夫人从门外进来了。

  柳老夫人坐下之后,洛夫人和墨芳华过来见礼。

  柳老夫人见墨芳华行礼很是敷衍,而且神色倨傲,心里就想起了云初玖说的话,脸上顿时就阴沉起来,这个芳华果然没把她这个祖母放在眼里,实在是可恶!

  柳老夫人冷淡的说道:“你们怎么过来了?诚儿呢?”

  “娘,夫君是和我们一起来的,一进城就遇到了大哥,夫君就跟着大哥去绸缎庄了。”洛夫人说道。

  “那你和芳华进城了,为何没有直接来见我啊?”柳老夫人脸色阴沉的问道。

  洛夫人不由得一愣,脸色就有些不自然,顿了一下才说道:“娘,我看这个时候正是吃午饭的时候,所以就没来打扰您,就先去大嫂那里坐了一会儿。”

  柳老夫人冷哼一声:“你倒是为我这个老婆子着想,都坐下吧!”

  洛夫人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个老不死的是什么意思?

  墨芳华皱了皱眉,她见柳老夫人对洛夫人冷嘲热讽的心里就很不高兴,想了想说道:“祖母,我听说君辰被土包子打了?我想去看看君辰。”

  柳老夫人啪的一拍案几:“放肆!刚来就想走,你有把我这个祖母放在眼里吗?”

  平日里,墨芳华虽然没有墨君辰受宠,但是也从来没被这么呵斥过,脸上顿时就涨红一片,争辩道:“祖母,我只是担心君辰,没有别的意思。”

  啪!

  柳老夫人更怒了:“竟然还敢顶嘴!洛氏,你教的好女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