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还不赶紧跟祖母认错?!”洛夫人见情况不对,赶紧给墨芳华使眼色。

  柳老夫人看到之后,更加的生气,果然和芳草说的一样,芳华好好的孩子都被这个贱人给教坏了!

  墨芳华眼圈微红,僵硬的说道:“祖母,我错了。”

  “哼!你们都长大了,翅膀硬了,哪里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柳老夫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娘,看您说的,您年轻着呢,要是说您是我们姐姐都有人信的!”洛夫人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老不死的唱的是哪出?不管怎么夸赞她年轻就对了,这一招屡试不爽。

  咣当!

  柳老夫人将茶杯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洛氏!你个贱人!你这是想和我平起平坐不成?!”

  柳老夫人简直要气炸了,因为她想起来云初玖说过洛夫人要争管家权,现在说什么姐姐,这不是明摆着要和她平起平坐吗?!

  不得不说,柳老夫人的脑补能力实在是强,最主要是因为,她本来就对洛夫人不满,现在这种不满更加的被放大了!

  洛夫人简直都要崩溃了!

  这老不死的是抽什么风?怎么好赖话都听不出来?

  “娘,您息怒,我错了!”洛夫人没办法,只好认错,先过了这关再说。

  “哼!你错?你还能有错?你多能耐啊!硬生生撺掇的老二搬去了锦川城,好端端的两个孩子被你教的不成样子!你个臭不要脸的贱人!”

  洛夫人这些年在锦川城养尊处优,再加上娘家势力不断壮大,腰板也硬了,听见柳老夫人如此折辱她,火气不由得也上来了:“娘,当初搬到锦川城是父亲和您同意的,再说了,芳华和君辰怎么了?芳华在西大陆的年轻一辈里都算得上翘楚,君辰确实顽劣了一些,但那都是您惯的,是我教的吗?”

  柳老夫人气的直哆嗦:“贱人!好!好!你真的是翅膀硬了,竟然敢和我顶嘴了!照你这么说,君辰的腿折了,也是赖我不成?”

  “娘,有些话当儿媳的本不应该说,但是您这么问,那我就只能实话实说了。一来,君辰这些年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老宅长大的,性子这么顽劣您要负很大的责任。二来,君辰就在您眼皮子底下被芳草打折腿的,您就不会让人阻止吗?”

  洛夫人心说反正撕破脸了,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再说,她现在有娘家撑腰,墨府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贱人!你给我跪下!高嬷嬷把家法给我拿过来!”柳老夫人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果然和芳草说的一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贱人!

  洛夫人听柳老夫人这么说,直接就说道:“娘,我看您今天八成精神不济,所以言语有些混乱,既然如此,我和芳华就先去洛府待几天,等您气消了,我们娘俩再回来。”

  洛夫人说完,也不管柳老夫人答应不答应,直接带着墨芳华离开了。

  “反了!反了!这个贱人!真是气死我了!”柳老夫人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