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氏和牛氏看到柳老夫人如此生气,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劝,生怕惹祸上身。

  柳老夫人见她们一个个木头桩子似的不动弹,心里更加的生气,看来她们都和那个贱人一样,都巴不得我早点死,她们好分家产,真是一群贱人!

  就在这时,云初玖这货从外面冲了进来:“祖母!我的亲奶奶,您这是怎么了?气大伤身,赶紧消消气!”

  墨芳琴嘴角抽搐着也跟了进来,心说,你丫这是明知故问,这都不是你设计好的?!

  云初玖冲到柳老夫人身边,又是哄又是劝:“祖母,您别生气了,您要是生气岂不遭了某人的道?某人那是秋后的蚂蚱,就算是再蹦跶,也蹦跶不出您老人家的手掌心!

  您老人家不是斗不过她,就是太仁慈太心软了,咱们来日方长,不气,不气啊!您要是气坏了身子,我这当孙女的可要心疼死了!”

  柳老夫人长叹了口气:“还是你个皮猴儿孝顺,洛氏那个贱人!还有那个芳华简直气死我了!”

  吴氏和牛氏等人一个个眼珠子瞪的多大,嘴巴也张的老大,老天爷啊,这不过一夜的功夫,怎么这世道就变了样呢?

  昨天老夫人不还对这个土包子喊打喊杀吗?不是一口一个小贱人吗?

  怎么,今天就变的祖孙情深了?小皮猴儿?这明显是昵称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初玖见柳老夫人气顺的差不多了,这才对着吴氏和牛氏等人说道:“大伯母,三婶,昨天我言行失当,还请您二位别见怪。昨天祖母教训过我了,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孝顺祖母,好好爱护君辰弟弟。”

  吴氏和牛氏一脸的懵逼,这到底唱的哪出?

  柳老夫人冷哼了一声:“没听见芳草给你们道歉吗?还愣着干什么?”

  “芳草,知道错了就好,知道错了就好。”吴氏和牛氏心里简直就像哔了狗似的,昨天还水火不容的两个人,怎么现在变成了祖孙情深呢?

  “老大家的,老三家的,洛氏那个贱人回娘家了,你们说说应该怎么办?”柳老夫人冷着脸问道。

  吴氏和牛氏互相对视了一眼,吴氏就说道:“娘,二弟妹这一回娘家,明显是对您不满,估计只有二弟去洛府才能把她接回来。”

  “娘,二嫂刚才那么顶撞您,明显是没把您放在眼里,您就应该不让二弟去接她,晾她几天也好。”

  吴氏和牛氏巴不得事情闹大才好呢,这样二房就没有办法和他们争家产了。

  柳老夫人听两人这么说,更加的生气:“这些还用你们说?一直晾着算怎么回事?别人难道不会说三道四?我想要的是,洛氏那个贱人给我低头认错!”

  吴氏和牛氏皱了皱眉,洛氏明显是打算撕破脸了,怎么可能回来低头认错?再说,还有洛家给她撑腰呢!

  “两个没用的东西!芳草,你和祖母说说,你有什么办法让那个贱人给祖母我认错?”柳老夫人看向了一旁站着的云初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