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转了转眼珠,然后俯身在柳老夫人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柳老夫人不停的点头:“你这小皮猴儿就是聪明!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吴氏和牛氏好奇不已,这个土包子到底说的是什么办法?

  “娘,芳草说的是什么办法?”牛氏好奇的问道。

  “哼!我要是告诉了你们,说不定你们就会给洛氏那个贱人通风报信!到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柳老夫人冷着脸说道。

  吴氏和牛氏一脸的僵硬,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怎么土包子一下子就变成了最受宠的?

  两人可没有洛夫人那样足的底气,自然不敢呛声,反正早晚会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干巴巴的又说了几句,然后就带着墨芳霜三人出了正院。

  “大嫂,那个土包子到底用了什么邪术?怎么老夫人和家主都对她那么宠信?”牛氏不解的问道。

  “三弟妹,我也很疑惑啊!明明昨天还喊打喊杀的,怎么这一夜功夫就全变了样?”吴氏也是莫名其妙。

  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猜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两人心里却都另有打算。

  屋子里面,云初玖趴在柳老夫人耳边说道:“祖母,现在是揪出大伯母和三婶眼线的大好机会,她们现在肯定很是纳闷咱们祖孙为什么和好,所以一定会想办法询问她们安插在您院子里面的眼线,您只需让高嬷嬷派人盯着就好。”

  柳老夫人赞赏的点了点头:“你这个小皮猴儿果然聪明,不但能揪出她们两人的眼线,还能揪出洛氏那个贱人的眼线。”

  “祖母,我这点小聪明哪能和您的睿智相提并论啊!我要和您学的多着呢!”云初玖光明正大的拍马屁。

  一旁站着的墨芳琴嘴角直抽抽,这丫不要脸的性子,她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估计都学不会。

  云初玖哄好了柳老夫人,这才带着墨芳琴回到了听荷轩。

  “大姐,您给祖母出的什么主意?”墨芳琴好奇的问道。

  “我让祖母派稳妥的人把你姨娘接过来,然后再让祖母阻拦父亲去洛府,洛氏肯定要麻爪的。这还不算,我还让祖母跟祖父说,打压一下洛府的生意,双管齐下,不怕洛氏不低头。”

  墨芳琴又惊又喜,真是太好了,正好趁机把姨娘接到老宅,而且祖母和洛氏已经翻了脸,一定会派人保护姨娘的安危。

  云初玖眼眸里闪过几分厉色,洛氏、墨诚,咱们有账不怕算,咱们慢慢来!

  就在这时,云初玖储物戒指里面的传声符竟然颤动了起来!

  云初玖不动声色的把墨芳琴打发走,然后颤抖着手把传声符拿了出来,里面传来了帝北溟低沉的声音:“小九,从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你,你保重。”

  如果是一般的姑娘,接到这样的讯息,那肯定是痛哭流涕,寻死觅活的,但显然云初玖这货不是一般人!

  这货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的说道:“好啊!反正我现在也觉得你挺没用的,不过咱俩是不是应该谈谈分手费的问题?你这亲也亲了,摸也摸了,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