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半天,传声符也没有动静,云初玖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蹿了上来,特么的,白脸,你行,有能耐你就一直别让我逮着!

  跟我玩分手?我看你是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我看你是想入深海和王八嘴对嘴!

  呸!不对,他只能和我嘴对嘴!

  黑鸟弱弱的问道:“主人,你,你怎么不伤心呢?一般来,姑娘被分手了,不应该伤心欲绝吗?”

  “伤心个大头鬼!这个白脸就是欠收拾!要么是被逼迫的,要么是得了什么绝症,要么是有什么苦衷,要不然他才不会和我分手呢!”

  黑鸟瞪着绿豆眼,更加的不解:“主人,你为什么这么呢?就没有可能他变心了?喜欢上别的姑娘了?”

  “切!那是不可能的!不是主人我吹牛,白脸对我那是死心塌地,忠贞不渝的!除非有了什么不可抗力他才会做蠢事,要不然他敢这么?!再了,像主人我这么风华绝代,聪明伶俐的大美女,他上哪找同款去?!”云初玖撇着嘴道。

  黑鸟,默。

  黑鸟好半天才把被毁的稀碎的三观拼好,好奇的问道:“主人,那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哼!白脸肯定已经到仙元大陆了,要不然传声符不会好用的,自然要见上一面才行,我倒要看看这个蠢货到底钻什么牛角尖了。”云初玖气呼呼的道。

  要不伤心那是假的,不过这货的心理承受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伤心有个毛线用?白脸为了她都能去死,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提出分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有问题怕个毛线?!把问题解决了就是了!不过白脸爱钻牛角尖,得想办法把他逼出来见面才行。

  云初玖转了转眼珠,试探的给暗风发了一道传声符:“疯子,你是不是跟着你们尊上一起到仙元大陆了?”

  云初玖这纯属是瞎猫碰死耗子,却把另一边的暗风吓了一大跳!

  暗风心翼翼的瞄了一眼身旁的帝北溟,感觉到更甚以往的寒气之后,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老天爷啊!原本的尊上虽然傲娇但总算还有人气,现在倒好,就跟冰雕一样,吓死个人!

  暗风心翼翼的道:“尊,尊上,九姐给属下发传声符了,属下能不能看?”

  帝北溟眉头紧皱,双手紧握,没有话。

  暗风见帝北溟没话,也不敢动弹,心里不禁哀嚎:苍天啊!大地啊!尊上这是抽了什么风啊?!明明九姐就在前面的墨府里面,为毛就不进去看看呢?!难道在这里装望妻石?

  “你留下来在暗处保护她,如果她有所损伤,你就没有活着的价值了。”帝北溟冷冷的完,转身就要离开。

  “尊上,那您,您去哪里?”

  “本尊要去该去的地方,不要让她发现你,也不要和她关于我的事情。”帝北溟眼睛里面闪过痛楚的神色,转瞬即逝,又恢复成了冷肃的模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