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以往,暗风肯定会趁机劝一番,什么有事情好商量之类的,但是自从帝北溟性情大变之后,他不敢了!

  他亲眼看着帝北溟把前去长生殿质问的血无极打成了重伤,亲眼看到帝北溟对着帝凛寒和殿主夫人冷眼相对,亲眼看到帝北溟的功力变的恐怖无比,他知道眼前这个人还是尊上,但却又不是尊上了。

  帝北溟正要转身离开,传声符再次颤动起来,帝北溟脚步顿了顿,还是把神识探入了进去,传声符里面传出来云初玖笑嘻嘻的声音:“白脸!你始乱终弃还不想付分手费,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反正墨家有很多铺子,我就专门出售你的果体画,相信很快就会财源滚滚的!到时候,整个仙元大陆都会遍布你的果体画,你,是不是很有趣?是不是很惊喜?”

  帝北溟眼眸一深,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冷气嗖嗖的往外冒。

  暗风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冷啊!老天爷啊,一定是九姐了什么。不过,就算骂尊上也不过分,好端端的要分手,真是精神病!该!骂的好,骂的妙,骂的呱呱叫!

  帝北溟深吸了一口气,抬腿准备离开。

  这时,传声符再次颤动起来,帝北溟顿了一下,然后将神识探入进去,里面再次传来云初玖嘚瑟的声音:“白脸,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在你这棵歪脖树上吊死的!

  再过些日子,墨府就是我的天下了,到时候,我就举行招亲大会!反正我有的是灵石,我就招他几百个夫君,每天晚上翻牌子,相中哪个就让他过来给我唱催眠曲。”

  暗风正暗戳戳的观察帝北溟的表情,就见地上的青石板开始一块一块的碎裂,吓的一缩脖子,弱弱的道:“尊上,地,地……”

  暗风的话还没完就见帝北溟嗖的一下子跃了出去,他只看到了一道残影,帝北溟去的方向正是墨府。

  暗风撇了撇嘴,我就嘛,恶人自有恶人磨,样,你就是再冷冰冰,再冷酷无情,还是逃脱不了九姐的手掌心!

  话,我要不要去看看热闹呢?为了命着想,还是算了吧!

  云初玖发完传声符之后,对着枕头一顿捶:“白脸!王八蛋!你以为我稀罕你?我非你不可?!

  像我这样风华绝代的美少女,追我的人不要太多有没有?!

  白脸,你个臭不要脸的!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你等着,我现在就画你的果体画,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你了!”

  云初玖正骂着的时候,就感觉有些冷:“特么的!果然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怎么突然就变天了,难道要下雨不成?!”

  “唉!下雨好啊,这就跟我的心情一样一样滴!付出的都是真心,可惜换来的是一个始乱终弃的大混蛋!”

  这货着着,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来一摞画纸,上面,咳咳,都是帝北溟,没穿衣服的帝北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