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眼睛紧紧的盯着云初玖,云初玖也紧紧盯着帝北溟的眼睛,两人的眼睛都是赤红一片,里面明明都是无尽的情意,出来的却都是绝情的恶言恶语。

  帝北溟想转身离去,可是腿却沉重无比,他知道迈出这一步,事情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为何听到九要找别的男子,心里就会钝痛一片!明明已经决定放手,为何看到故作坚强的九,却只想把她揽进怀里!

  帝北溟咬了咬牙,终于转过了身,想要离开。

  “白脸,很好,这也是我要的。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丹田里面的怪草已经开始腐蚀我的丹田,我估计已经活不过三个月了。

  本来我以为不能再看到你了,临死前能见面也算死而无憾了。我们今生是没有缘分了,来生,呵,来生也不要相见了,我们终是有缘无分!”云初玖完眼泪稀里哗啦的流了下来,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帝北溟猛然转过身,奔到床边,就要给云初玖号脉。

  “滚!我不要你假好心!你一定是因为我要死了,才给我演这么一出始乱终弃的戏码,你个白眼狼,滚!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反正我也是一个没人疼的!好不容易以为否极泰来了,却被掠到了仙元大陆,最要命的是,我活不长了!我要死了!呜呜……”云初玖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简直都要把帝北溟的心哭碎了。

  丹田之内的怪草觉得它冤死了!明明人家最近很乖好不好?为毛把黑锅甩在它身上?讨厌!

  帝北溟急的脑门上都是汗,见云初玖哭的身板一颤一颤的,似乎都要昏厥了,心里疼的一揪一揪的:“九,你别哭了,我把你带回天元大陆,让我师父帮你重造丹田就是了。”

  “重造丹田?我不!反正你也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劲儿?!我就直接死在仙元大陆吧,还免得祖父他们知道我的死讯伤心。

  唉,我就是一个苦命的人,刚出生就被遗弃,还特么的不能修炼,好不容易能修炼了,丹田里面还有一个怪草要我的命!

  遇到你了,本来以为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没想到,特么的,你就是个始乱终弃的混蛋,呜呜,我活着还有什么劲儿?!

  特么的,反正我也活不成了,我决定明天就用骤裂符把我和这墨府里的人都炸死,让他们给我陪葬,我也算死的轰轰烈烈!”云初玖边哭边,那叫一个抑扬顿挫。

  帝北溟想要把云初玖抱在怀里安慰,又想起这次来的目的,不禁左右为难,急的直咬牙。

  云初玖从手指缝看到帝北溟那倒霉样,心里不禁暗骂,这特么的就是个死心眼,看来只有我主动出击了!

  帝北溟正急的直冒汗的时候,云初玖猛然从床上爬起来,一把就把帝北溟按在了床上,然后就吻了上去。

  帝北溟哪里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心里就是再想抗拒,奈何色狼铁了心的要使美人计,只好从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