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咬了咬牙:“好!如果三年之后,你真的做到了,而且我还活着,就按照你说的做,我绝不反悔!”

  帝北溟在云初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起身下了床,心里有千言万语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说了两个字:“保重!”

  帝北溟说完就要离开,云初玖嚷嚷道:“你这么走了可不行,别人的房门都没事,只有我这里的房门碎了,明天我怎么解释?你不是有力气没地方使吗?你再拍碎几扇房门去。”

  这货才不想承认,她就想折腾帝北溟一下。

  帝北溟点了点头,刚要走,云初玖又说话了:“你把我的禁锢解开啊,要不然万一你走后有坏人怎么办?”

  “你放心,不到半刻钟自然会解开。”帝北溟之所以把云初玖禁锢了,就是怕她再闹什么幺蛾子,到时候他就硬不下心肠离开了。

  “好吧,既然如此,你可以走了。不过,你给我记住,你要好好的保住你的小命,因为你的命不光是你自己的,还是我云初玖的!你要是死了,我就马上给你戴绿帽子!”

  “你敢?!”帝北溟咬牙切齿的瞪了云初玖一眼。

  “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都死了,你还能诈尸不成?!”云初玖撇了撇嘴说道,心说,这个小白脸真是个口是心非的,一边说让她嫁给别人,一边又吃醋,简直就是个精神病!

  “你放心,我死不了的!倒是你,又懒又馋,灵力又低,性子跳脱又爱胡闹,别把小命嘚瑟没了。”

  “哼,那是我没认真而已,我要是认真了,连我自己都害怕的!说不定用不了三年我就变得很牛叉了!行了,你快去拍门去吧,要不然我会以为你舍不得我。”云初玖吸了吸鼻子说道。

  帝北溟点了点头,出了屋子。

  到了院子里面,帝北溟闭上眼睛,袖子里面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沉默半晌。

  帝北溟的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里面满是肃杀之气,一闪身,几道残影过后,院子里面的房门悉数碎裂。

  不仅如此,半个墨府的房门都被拍成了碎片,一时间墨府乱成了一团。

  暗风在墨府外面等着,听到里面一片喧哗,不由得纳闷,以尊上现在的灵力来说,根本不可能被发现的,怎么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

  暗风正纳闷的时候,帝北溟到了他的面前,暗风不由得腹诽,尊上现在的灵力简直不是人,怎么一点声息都没有?!

  “好好保护她,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情给本尊传信。”

  “是!尊上!”

  暗风刚说完,帝北溟就不见了踪影。

  暗风摸了摸下巴,尊上的嘴唇好像破了,而且还有些肿,难不成是被九小姐咬的?啧啧,九小姐就是生猛啊!

  我们尊上这样的傲娇货,就应该让九小姐来收拾他!

  也不知道两个人谈的怎么样,不过,既然都亲上了,应该是和好了吧?

  尊上到底是去做什么了呢?

  暗风独自在风中凌乱了一会儿,也闪身离开了。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